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血屠妙用
    大日悬于顶,宋潜无聊坐在小店门前,与张异有的没的聊着磕。看着对面春明餐馆的老板蔡春明,也是拿着一把大蒲扇扇着风。

     “小菜老板,今天这生意可还行啊!”蔡春明对着宋潜喊道,但语气中似带着些欢喜。

     宋潜翻了下白眼,他哪里不知道蔡春明的心思。自从小菜小店出名之后,春明餐馆的生意可是一落千丈,哪怕是不知晓小菜小店的人们,看着店外大排长龙,自然也是跟风。

     所以,宋潜可是知道这蔡春明肯定恨极了自己,于是抱拳回道:“彼此,彼此,可是没有蔡老板忙活。”

     听到宋潜的反噎,蔡春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哼了一声,搬着椅子回店内去了。

     张异对着宋潜伸出大拇指,宋潜呵呵一笑,摆摆手。话说这段日子,宋潜也觉得自己似乎是能说会道了一些。

     或许是钱包鼓了些,自然而然的,这信心也是高涨。

     “宋老板,这暑期一到,店内的生意也是大不如前了。”张异在一旁,有些忧虑的说道,这也意味着他的工资又要缩水了。

     宋潜点点头,这暑期一到,美食街四周的几所高校的学生全都回家了。而小菜小店的客源大部分来自于那些学生们,自然这生意也是一落千丈。

     “不要担心,我们也不能总只赚学生的钱,放心吧,你先去打印一份招聘广告,小店还是需要个服务员。”宋潜拍了拍张异的肩膀说道。

     张异有些诧异,不知道宋潜明明看到店内的生意状况,竟然还要请服务员。但是,宋潜可是老板,张异也只能是奉命去打印招聘广告。这段日子相处下来,张异不仅仅是一个外送员,还是宋潜的好帮手。

     至于宋潜,直接走回后厨,仔细的关上后厨门,宋潜立马换上一副痛苦的表情,紧靠着后厨门。宋潜觉得全身上下被人用针扎一般,那种痛苦让宋潜不停的颤抖。

     可是,哪怕是全身颤抖,宋潜也是忍着走向厨台,拿起厨台上的血屠刀处理着上面的洋葱与牛肉。

     随着一份份洋葱牛肉的出炉,宋潜深深一个呼吸,只见那几份洋葱牛肉之中飘出几丝透明气体。几丝气体消失在宋潜的鼻孔之中,宋潜颤抖的身体也慢慢停止了下来。

     宋潜放下血屠,脸上露出苦笑,他也不知道这变化是好是坏。自从上次从撒哈拉回来以后,王灶既没有教授他修仙功法,也没有指导宋潜修炼,只说了一句“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接下来就靠你自己探索了,我要去天庭总部汇报工作,没个三五年是回不来了,自己保重,别死了就行。”

     说完,王灶便消失不见,留下了一脸懵比的宋潜。

     而这几天来,宋潜发现了自己的不同。只要是一段时间没有做菜的话,那就是浑身如针刺,痛苦不堪。

     但做菜以后,便会产生那种头发丝大小的气体,宋潜吸入这种气体以后,不仅能够缓解疼痛,还能够让他暂时操控血屠。

     操控血屠,不仅仅是用来砍瓜切菜,而是血屠的一些隐秘功能,这也是宋潜能够阔绰请服务员的原因。

     “今天该让哪些人来吃饭呢?”宋潜看着厨台上十份洋葱牛肉,喃喃说道。突然,蔡春明的身影出现在宋潜脑海中。

     原来,宋潜吸收的那些透明气体,不仅能够增强他的身体,还能让血屠发出一些隐秘的命令,比如命令一些人到小店吃饭。

     当然,这种命令也仅限于到店内吃饭,至于外卖则是不可以的。而且,按照宋潜目前吸收的透明气体,每天只有二十个名额,这种命令的范围不能超过以小店为中心的方圆一公里。

     所以,虽然宋潜这有些作弊的嫌疑,但也是光明正大的赚钱,还不会被他人发现。

     宋潜紧紧握住血屠,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圆形的硕大地图。这地图便是方圆一公里之内,还没吃午饭,有能力到宋潜店内消费的人们。

     别说这血屠还挺有灵性的,就连那些人们的月收入,家庭情况全部都显示了出来。

     宋潜的目光看向中心的红点,那就是小菜小店的位置,红点也表示宋潜已经吃过午餐。

     而旁边一个行动的绿点,宋潜聚精看去,只见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张异正拿着一份白色A4纸朝小菜小店走来。

     “这小子,还跟我说自己吃过了。”宋潜喃喃说道。

     地图上的绿点则表示此人没有吃饭,且有实力在宋潜店内吃饭。当然这消费实力是血屠根据此人的月收入,家庭情况等一系列数据总结出来的。

     比如此时,宋潜脑海中出现一份表格,那是张异的情况表,看到上面有关月收入的一栏,宋潜也是一惊,整整两万元,没有想到张异也是月入过完的人了。

     但想着自己店内的生意,宋潜也就释然了,毕竟自己吃了大头肉,张异跟着喝点汤也是正常的。

     宋潜的目光再次转向前方那个静止的绿点,定睛望去,正是摊在床上的蔡春明,宋潜脸上露出些许阴笑。

     至于地图上的一些灰色头像,则说明那些人没吃饭,但没有到小菜小店的消费能力,宋潜自然也是排除掉了这些人,毕竟他可是有良心的人。

     ……

     春明餐馆,蔡春明走进二楼的休息室,看着钟表上的走字,蔡春明摸了摸咕咕叫着的肚子,估摸着自己该弄点东西吃了。

     自从生意下降之后,蔡春明就记恨着对面的小菜小店老板,暗地里也没少下绊子。比如,将之前的下水道破裂时间再次重演一遍。

     可是,就算是这样,也没能抵挡的住那些求食心切的人们。大不了,都是打包离开。

     就这样,蔡春明也是彻底放弃了抵抗。每次也只能是在言语上表达自己的不忿。可是。前几次,对于自己的挑衅,那个小菜老板还闭口不言。

     这两天倒是呛的蔡春明哑口无言,蔡春明此时便恨的牙痒痒,可在此同时,蔡春明心中不禁浮现出一个想法,“难道那个小菜小店的饭菜真那么好吃?”

     这个想法一出来,就再也压抑不住了。最后,蔡春明用一个“打探敌情”的借口说服自己,走下楼梯,笔直的往小菜小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