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风雨欲来
    中年女子叫符云溪,是一家外卖软件的负责人,平时便负责拉拢一些有潜力的饭店加入她们的外卖软件。

     这整条美食街基本都被符云溪摆平,只剩下这深处的两家店铺,或者说,符云溪在没看到宋潜出来之前,一直是以为只有一家春明餐馆。

     符云溪很没有风范的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这才明白之前的香味不是她的错觉,而且真实存在的。

     既然有了目标,符云溪丝毫不顾及旁边写菜单的服务员,将菜单放在桌面上,抬脚往对面走去。

     整条街本来就狭窄,小菜小店与春明餐馆之间就几步路的距离。

     符云溪走进有些昏暗的小菜小店,整个店子只有大门口透进一些阳光。符云溪更有雅度的问坐在桌子上的宋潜道:“我能坐这里么?”

     宋潜都快要睡着了,实在是之前给班上同学做大餐而透支了,正坐在餐桌上,头一点一点的。

     忽然的问话惊醒了宋潜,宋潜使劲揉了揉眼睛,起身说道:“当然可以。”

     符云溪随身坐下,面对着门口,她不喜欢那刺眼的阳光。

     令符云溪有些惊讶的是,之前在春明餐馆,由于人实在是多,空调都没有什么用处,令她都出了几丝细汗。

     而走进这小店之后,符云溪四处观望,都没发现有什么冷气出口,但就是让人感觉到透心凉。

     宋潜看着眼前的中年女子,也没有开口问话,因为他实在是不懂得那些迎客官方语言,最后还是符云溪感觉到空气有些宁静,这才发现自己还没点菜,于是问道:“来一份百鸟朝凤套餐。”

     见到对方主动开口点菜,宋潜舒了口气,对中年女子的印象也不由的好了很多。

     但是,宋潜觉得自己似乎有必要提醒一下对方,于是说道:“这位大姐,百鸟朝凤套餐售价六百六十元,只能打包外带。”

     符云溪皱了下眉头,不是因为百鸟朝凤套餐昂贵的价格,而且因为宋潜对她的称呼,但她好歹也是经过社会折磨过十几年的人,眉头随即舒展开来,说道:“嗯,我知道,请给我来一份打包一份带走。”

     既然顾客都同意了,宋潜自然是不会再说什么,偷着乐还来不及,忙到后厨给符云溪打包。

     一分钟后,宋潜提着一个精致的布袋走了出来,里面放着的正是盛放百鸟朝凤套餐的类瓷碗。

     布袋被放在符云溪面前,一股香气扑面而来,符云溪眼角都有些湿润了,这就是家乡的气息啊。

     ……

     宋潜将pos机重新放回角落里,拿起桌上的一张名片,这才知道那中年女子叫做符云溪,经营着一家名叫家和的外卖公司。

     虽然符云溪没有说其他的话,但宋潜感觉,他们很快会再次见面的。

     果不其然,一个小时就快过去,再也没有第二个符云溪这样的土豪过来吃饭,虽然门口聚集了很多的流浪猫狗。

     也有许多被香味吸引过来的食客,可是看到那荧光板上面的价格,都是转身离去,还不忘回头吐槽一句:“神经病啊。”

     宋潜微微叹气,提前一分钟将四份百鸟朝凤套餐拿了出来,心滴血般的赏赐给了外面的流浪猫狗们。

     看着疯抢着美食的猫狗,宋潜好歹找到了些慰藉。

     突然,就在宋潜准备关门离开时,王灶从殿内走出来,有些阴险的看着宋潜,伸出右手。

     宋潜疑惑且无语说道:“老板,你这是要干嘛。”

     王灶大掌呼的一下过来,拍在宋潜头上,说道:“说了要叫师傅。”

     宋潜摸着头顶上的大包,实在是太疼了,还不得不妥协的喊到:“师傅。”

     王灶这才点点头,说道:“好了,先给我二百四十元。”

     宋潜也不顾头顶的疼痛,紧紧的护着裤兜,说道:“师傅,你那一半工资可还没给我,还惦记我这点小钱。”

     王灶听着宋潜的话,又是一巴掌呼过去,奈何被警觉的宋潜躲了过去,王灶也不再打马虎眼,说道:“你昨天吃了一份洋葱牛肉套餐,一份一百元。今天又是阔气的将四份百鸟朝凤套餐送给这些可爱的小猫小狗们,那就是两千六百四十元。总共两千七百四十元,除去你那两千五百元,你还应该给我两百四十元。”

     此时,宋潜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看着一旁吃的正欢的小猫小狗,一点都不觉得它们有多可爱。

     宋潜还是有些不服气的问道:“你又没说过这些还要收钱的。还有,我还卖掉两份洋葱牛肉套餐和一份百鸟朝凤套餐呢,那又怎么算。”

     王灶似乎早料到宋潜的反扑,立即回答道:“那两份套餐弄错了价格,两份只收到一份的价钱,所以,你的那一份就别想了。至于今天的一份午餐套,除掉底薪外的收入,都是要到月底才会结清。”

     最后,无语的宋潜还是付出了两百四十元的学费,也学到了一个道理,这小店内的食物能不碰就不碰,以后坚持要吃完再来工作。

     宋潜关上店门,王灶收到学费后早已经消失,摸着裤兜中的两千多大元,宋潜还是决定给自己办张银行卡,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王灶给坑完了。

     且不说这边办银行卡的宋潜,边海大学,虽然只是和边海书院差了两个字,但两者的差距是一个天和一个地。

     作为华夏十所重点大学之一,能进入边海大学的除非是拥有非凡的读书天赋,那就是非富即贵。

     而今天,整个边海大学发生了一件大事,作为校花的宁绒被人袭击进入了医院,虽然宁绒的身份很少有人知道,可是看宁绒那两个保镖都知道,宁绒的背景不是谁都能惹的。

     而且,作为宁绒的同班同学们发现,宁绒的好闺蜜,江雪晴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而一群似是江雪晴家人的人都被人请走,所以也没有闹出什么边海大学女大学生莫名消失的新闻。

     手眼通天,这是边海大学的富家子弟门内心的想法,至于他们背后那些靠山们有几个在瑟瑟发抖就不知道了。

     整个华夏谁人不知,宁松元疯魔的称号,那些手握权势的边海市高层们都能察觉出,边海的空气都有些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