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7.26 || 被动搞事
    “丹方,你有兴趣?”

     秦汜修扶着他的肩膀凑近,在红透的耳朵上若有若无地吹气。

     然而此时闲之屿正在心里撞豆腐一百次,面条上吊一千次,自喷一万次中。

     靠,怂个球,忒没用了,还是不是爷们儿了。都到这个时候了还犹豫个铲铲,干脆直接推倒,GJ。

     想到这里,他突然抬起头,和某个欲图欺近的下巴发生了剧烈的碰撞。

     “砰!”地巨响过后,剩下的只有“啊!”。

     声甚凄厉,几乎同归于尽,GG。

     闲之屿捂着脸从指缝偷瞄,果然对上一双杀气腾腾的眼,便继续倒在床上翻滚。

     “哎哟哟哟哟,疼疼疼死了。”

     一片沉默,如死寂静。

     最后他自个儿没劲装了,就老实揉着脑袋低头认错。

     “你修炼得如何?”口中虽有此问,秦汜修心里还是暗暗称许眼前人的悟性非常,短短数日,已然连升三阶。

     闲之屿重新挪到他的跟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就有一个地方不太懂……都知道要修炼神识,神识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到秦汜修微微愣神了数息,闲之屿又转口道:“算了无视我吧,理科生就是这样,喜欢问东问西的。”

     “你可知道修炼功法之时常会有‘道’的疑惑,所寻所求所修皆为‘道’。”

     闲之屿点了点头。

     “那么神识,大概可以称为‘心’的锤炼,也可作心识。佛家又将此分为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八识,我们所能修炼的也仅限前六识,即对自身与外界的觉知和控制;末那识大略与我痴、我见、我慢、我爱此四烦恼相应,乃因果之识;而阿赖耶识,宇宙之本,从我们生成的一刻便存在,纵轮回亦不消。”

     经过了漫长而诡异的沉默。

     “懂了吗?”

     “没懂……”

     二人异口同声——

     “那我再……”

     “才怪。”

     秦汜修伸手抓住他的脸扔飞五步之外。

     闲之屿跳下床,赤着脚比划剑招套路,“你说的还挺好懂,以前我一直练不好我师父的那招‘拂雪不沾’,总以为是速度不够快,动作不够熟练,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因为神识不够强。”

     “你为何要修剑,同样的精力修炼别的功法会更快。”

     “我说因为帅你会打我吗?”

     “……”

     闲之屿弯腰在先前挖洞用的法器中随意选了一把无刃的落陨尺,长度正好与他的佩剑相当,翻手放肩上扛起,朝着秦汜修挑了挑眉毛。

     “我们出去搞点事吧。”

     “先把鞋穿上。”指尖摩挲着手中丹方玉简,秦汜修颔首。

     【存稿不小心点出来了_(:з」∠)_算福利好惹~待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