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2.21 || 少套多诚(补全)
    【还是老样子,今天把剩下的更完,然后会赠送几千字~~就当是给大家的福利外加防盗之类的】

     浮鸢峰山腰角落里的茅屋小院外,没有喧闹的人声,没有成群结队飞过的鸟儿,甚至没有应有的蝉鸣,视域中的景色在阳光照射下泛出醇厚的白光,注视久了竟会生出几分倦意。

     秦汜修结束了他在屋内最后一个大周天的修炼,心里思索着这一年夏至将至,随手推开了房门后发现闲之屿正盘腿坐在他的门口,手里捧着个空饭碗颇有几分乞讨的把式。

     “咳……”他故意发声唤回了思绪不知道飘往何方的闲之屿,“你怎么蹲在这里。”

     ——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

     闲之屿明显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捂着手里的空碗慌里慌张地回首笑道:“本来是端碗饭给你送来的,结果拍了半晌你也不应门,我就干脆坐这儿等吧,然后想着尝尝做得好不好吃结果一走神给吃完了……哈,哈哈。”

     “……”

     瞳孔中还留着这一笑所缭乱的晖光,秦汜修竟不自觉地忘了挤兑他。

     “没事,我再去给你添。”闲之屿刚欲起身,却感到肩膀毫无预兆地一重,反应过来时,秦汜修已经扶着他的肩坐到了他的身边。

     “算了,就这样待一会吧。”

     秦汜修靠着墙仰起头,仿佛在轻嗅午后的阳光,两人就这样迷之默契地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看着同一个方向发着呆,直到闲之屿开口打破这平和的静谧。

     “这么热的天你还每天把自己闷在房里修炼,我就一点儿都不想动弹。” 说罢还翻了个生无可恋的白眼。

     “你就不想赶紧进阶变强吗,”秦汜修及其认真地说,“筑基、结丹、结婴、化神,然后飞升上界。”

     闲之屿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想是想,只是我没有那样长的目标,能把眼前的事一件一件解决就算是向前进了,开开心心活好每一天。”

     “这说明暂时还没有值得你赌上一切的东西。”

     “哈哈,被你看出来了,其实很多事我都会觉得无所谓,但如果是为了别人,我反而会更拼命吧。”

     “只有傻子才会这样。”

     “喂!”

     闲之屿又差点被若无其事地挤兑他的秦汜修气死。

     ……

     “哎,三颗回灵丹,十几张火灵符,浪费了我半天表情和姿势,等你出来了都得给我报销!”

     闲之屿对着这块包裹着秦汜修的冰冻大茧又是放火烧又是飞符炸,忙活了半晌结果跟一块石子扔到海里似的,连一丁点水花沫沫都没溅起来。

     难怪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跑了以后恪润会对他怎么样,现在看来不管是纯攻击还是火系功法,遇上这大冰块几乎都是无解的。

     “啊!”闲之屿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这种时候,这种情节,难道是叫我用爱来融化坚冰吗?!”

     比方说用自己的身体紧紧地拥抱着冰块接着感天动地里面的人就会活过来之类的,简直豪华正版攻略。

     不过他马上就用呵呵呼死了这个想法。

     如此深入骨髓的寒气,只怕是八寒无间诀,要是自己抱上去估计就把小命交代了,还救个鬼,爱个屁啊。

     总不能站在旁边唱let it go吧,放弃。

     闲之屿思来想去,目光最终停留在了那空无一物的石台上。

     到头来还是逃不过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就知道刚才是被恪润白打的一顿,结果还是得这样。”

     他走到石台旁边,稳住身形深深呼吸,然后抬手伸到自己耳后,将秦汜修用以封住他神识的那根细针倏然拔出——

     首先涌入耳中的,是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像有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持续敲击着自己的胸膛。

     接着有风声、树叶沙沙声、飞鸟振翅之声……仿佛某个范围内所有的响动都同时涌向他所在的漩涡中心。

     各种感官在一瞬间突然无限放大,完全超出了闲之屿的承受。

     在他的眼前,封本阙邪剑那玄色的剑刃斜着嵌入石台之中,似乎会随风而逝一般,摇曳地毫无真实感。

     本以为距离如此接近,只要伸手就能拿到阙邪剑的闲之屿此时已然天旋地转,他像被什么拽着似地反复抛向半空又扔回地面,眼前全是模糊的光景。

     不能被自己的感觉影响了判断,闲之屿努力控制自己的意识,他至始至终都未移动一步,所以阙邪剑还在他的面前,只要朝着先前看到的那个方向,伸出手就行了。

     只要伸出手。

     牢牢的地握住剑柄。

     就在这短短的动作间,他狂乱无措的感识在阒寂中永束,唯有阙邪剑的长鸣在嘶哑中沸腾。

     彼时的气氛如棺木中埋藏千年的蚕丝绣锦,流华灿烁在刹那中触氧碳化,眨眼间只剩一片空无的虚像……

     “哟~”一只手突然伸到了闲之屿的眼前,各种挥动只为引起他的注意,“哟哟哟哟~~”

     整个意识就这样被猛地砸回了身体,闲之屿深吸一口气,灵魂归位,他定睛瞧去,立于他眼前的女子梳着齐腰马尾,个头大略只到他的肩膀,衣着华丽却不繁复,两只手正把玩着皓白的玉尺,仰头瞧见闲之屿终于发现了自己,不禁狡黠一笑。

     “区区钱小乾。”

     “乾……乾乾乾乾祖?!”闲之屿简直要喷茶喷饭,“您老人家怎么在这里的。”

     “老人家个狗屁!”乾祖跳起来用玉尺敲上闲之屿的脑袋,“闲之屿是吧,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真是睁眼沧海闭眼桑田。”

     “诶,”闲之屿揉着自己的脑门,“乾祖您……知道我?”

     “啊,那个……这不是重点。”她一脸说漏嘴的后悔模样,反复用玉尺敲着自己的额头,然后她马上好自然好不经意地转换了话题,“既然我现在看到的是你,那就说明漠清那小子栽了吧。”

     还未等闲之屿回答,她已然是满脸幸灾乐祸,“好想知道他是栽到了哪一关哦呵呵呵呵呵~~”

     闲之屿在心里为秦汜修擦了一把汗,“洛峣谷这茬,该不会是您专门给他设计的考验……之类的吧?”

     “是啊,否则你以为呢?”

     “……”

     等等,那阙邪剑呢?!

     正说到此处,闲之屿才发现他从石台上拔出的剑不见了,四下寻找后竟看见自己的右手腕子上多了一道玄色的印记。

     “阙邪剑,你替漠清收好吧,”乾祖看出了闲之屿眼神中的疑惑,不紧不慢地说道,“反正这把剑他用不太合适,他这个人性格问题太多了,每次脑子里想的东西也特复杂,容易被这把剑影响,所以你来用,是再好不过的。”

     闲之屿虽然心中对阙邪剑有许多抵触,但现在这个时候,面对乾祖,他有着更多更重要的问题想要得到解答。

     “为什么是我。”因为一刻也不想浪费,所以便直截了当开门见山了,“为什么选择了我来这里,难道只是因为您觉得有趣吗?”

     乾祖的笑容凝固在了他语落之时。

     “闲之屿,你和漠清一样都很聪明,所以在不久的未来,你会得到所有疑问的答案,我能保证这不是偶然也绝不是某种考验或游戏,但是现在,我只能向你道一句,对不起。”

     “既然连道歉的话都说了,那我再紧逼强问也没什么意思,”闲之屿扯出一抹无奈的苦笑,“我以后会去上界找您的,到时候,请务必记得要向我好好解释。”

     虽然这世间所有生灵都被天命轮设定着,被摆弄着,但是莫名被人从一个世界扔到另一个世界这种事,还是会让人感到非常不爽。

     他闲之屿定会讨到一个可以接受的原由,无论需要多长时间。

     “闲之屿,漠清就托付给你了。”乾祖的残识似乎将要溃散,已经开始逐渐透明起来,“希望你们能一直快乐。”

     这种为人父母般的口吻。

     “放心吧,我会负责把他带到上界然后再一起去见您的。”闲之屿拍着胸脯满满答应了,尽管他压根就没考虑过在六道之门皆闭的现在,要如何才能飞升上界。

     总之在秦汜修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时候,他的后半生就如此轻易地被嘱托出去然后被简陋地承包,而且前者还挺满意地表示“交给你我放心”,两人搓掌而谋就差帮他签了卖身契。

     乾祖又一次恢复了她没心没肺似的笑颜,表情大概像是在庆贺坑徒成功,外加各种大秘密再次蒙混过关,在她残识存在的最后时刻,她对着封住秦汜修的那只一人高的冰茧叹了口气,顶着张鄙视脸就化作无数流动的光线,拖着细丝般的尾巴围绕着又尽数没入。

     噼啪炸裂的声音不绝于耳,冰茧上细密的纹路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剥离,碎落,直到逐渐显出秦汜修的整个身体,以及他苍白的脸与平和的睡颜。

     当缠绕包裹于秦汜修的一切寒冰都消失时,闲之屿就站在他的面前,以迎接归来的姿态与期待,只可惜对方未能得见这感人至深的一刻,眼睛压根没睁就直接靠倒在了闲之屿身上。

     “你小子贼精嘛,知道我要给你一拳,故意装死是吧。”

     秦汜修浑身犹如冰封,这种寒冷很快就传至双手紧紧环过他背脊的闲之屿身上,冻了他一个激灵。

     “哎,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想到十多年前,同样是洞窟,同样昏迷不醒又仿佛大冰坨的秦汜修,闲之屿将他缓缓放下靠在石台边,蹲在身边握着他的腕子运转着六阳心火诀。

     如此过了数盏茶的功夫,惊醒的秦汜修突然反握住了闲之屿的手腕,两指下意识搭脉,说出的第一句话竟是,“你受伤了。”

     闲之屿见他转醒,也没注意听他口中的轻声细语,自顾自打趣道:“终于活过来了呀我的睡美人儿~”

     他喜笑颜开的样子与秦汜修皱眉愠怒的模样简直堪比冰火两重天。

     “我记得我叫你走,为什么你还会在此处。”

     果然刚把他弄醒就要挨骂。

     闲之屿小媳妇似地抱腿缩在秦汜修手边,低着头准备酝酿一波认错。

     “我想来想去,觉得什么接应人也不一定就是靠谱的自己人,所以还是决定自己救你。”

     “我看你是不知道大火星西落相位在何方吧。”

     “……”

     闲之屿差点以为他心里想的全写在脸上了。

     这还说个鬼,一边说一边被打脸,摔!

     “虽然不清楚你怎么赢了恪润,但救我的应是我师父吧,她有对你说什么吗?”

     “连你师父救你都能想到,那你还问我干什么,都自己猜好了……”

     看着闲之屿心事都被说中后气呼呼的模样,秦汜修忍不住伸手拧上他的脸颊。

     “你师父叫我以后好好照顾你呢,免得你总像今天这般阴沟里翻船,哦对了,她还把阙邪剑封进我手臂里了,你要的话还给你。”说罢闲之屿拉开衣袖露出了那道玄色印记。

     秦汜修恰好还握着他那只手没放,这下顺势拉近,一面摩挲着一面说:“不必了,本来就是准备送给你的,至少你不会轻易受此剑影响。”

     怎么觉得我同时被你们师徒俩都给骂了一遍。

     这不就是说我头脑简单吗。

     闲之屿在心里默默吐槽,不过暂存就暂存吧,免得秦汜修以后再像今天这样反复来个几次,那简直是一种灾难。

     他刚准备应下时,却抬头与秦汜修的目光撞了个正好,顿时心跳怦然,有些无所遁形的紧张,他吞了口唾沫,酝酿了一下感情问道:

     “秦汜修,我想问你,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是不是感觉特别好,特别聪明,特别有魅力,特别吸引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