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30 || 下步之策
    30 || 下步之策

     “最后一张传音符就这样被你乱嚷嚷没了……”

     阙邪竖瞳有节奏地左右摆动, 像玉石上镶嵌的金色珠瑙, 阳光的映衬下连苍白的面容都如衣着的那般精致。

     闲之屿虱多不痒, 债多不愁, 破罐子破摔地尬笑道:“这叫战前思想动员,总得激励激励我自己吧。”

     阙邪斜着眼已经不想理他。

     说起来一二两, 仔细想想, 此事还是有着千斤重的惊心动魄——

     空间法宝,放任何地方都是大外挂金手指,这东西为什么不从开头就被主角捡到,为什么!

     放在这里, 简直就是乾祖为漠清准备的巨大陷阱上挂着的诱饵。

     明明心里清楚的跟明镜似的,还是抓心挠肝地想要,绝对也是被套路的一种。

     “邪邪你应该会点医术吧,再去看看陆开明,没问题咱就去干大事去。”

     阙邪一巴掌拍开了搂着他肩膀的手,刚欲离去却又停下盯着某处目不转睛, 说:“有人在幻阵附近徘徊。”

     不是吧, 这都能追来?!闲之屿心里险些又闪过一句完了要死, 偷摸到阵眼处朝外观望, 正瞧见神色焦急无助的连乐宣。

     心中火气冲脑,闲之屿握着阵符极速冲出将连乐宣拉进身边,然后朝他的脸狠狠飞了一拳,完了又伸手把揍懵在地的某人扯起道:

     “你在这儿干什么,你还好意思来啊!”

     连乐宣魂不守舍地擦了擦嘴角磕出的血渍,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闲之屿?那陆开明呢……死,死了?”

     看他这幅表情的闲之屿也无气可出,松了抓住的衣领的手,冷冷问道:“你现在到底是站在哪边的。”

     “我们四个人是一起长大的,”连乐宣失魂落魄地喃喃有如自语,“甯茹把苏家宅子烧了,她祭出了整个苏家堕了魔族……再后来陆开明跟我说朝风是妖族之人……呵,你告诉我该选哪条路,如果我选了错的呢……”

     “所以你就选择了当旁观者,把自己置身事外来逃避一切?”

     闲之屿的这句话狠狠戳中了面前人的痛处,以至于他被突然抓住肩膀喝问:“那求你告诉我,哪条路才是对的!”

     “连乐宣你冷静些!”闲之屿反手捂住连乐宣的脑袋,直视他充血红肿的双眼,“你现在也看到了,陆开明的死已经证明无论你选哪条路结果都是错的……”

     “所以你现在要思考的早已不是对错,而是对策——自保,然后保家族,保皏涞……所以,克制自己,镇定!”

     连乐宣这番才安静下来,自嘲般叹到:“你比十年前更厉害了,这番危急,还能冷静。”

     “我也只是口说容易实做难罢了,”闲之屿摊开双手,掌上满是干涸的血迹,“连师兄,陆开明已死,下一个便是你,务必小心谨慎,坚持到返回门派,把一切告诉无忧婆婆。”

     过了会儿闲之屿突然又随口一问“你是如何找到此处的?”

     “发觉此层无灵气时,我们互留了一小撮本命灵火以便在危急时刻找到对方,不过刚刚他的本命灵火已然熄灭……”

     闲之屿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催促他离去,“既然如此,那陈朝风也极有可能追踪到你的行踪,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紧回去,假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皏涞这一辈何以至此,我真的可以挽救吗?”

     “连师兄可还记得我第一次入炼造坊时你对我说的‘如果你自己觉得比别人弱,那你就永远赢不了’这句话吗?”

     一问一答间,连乐宣与闲之屿相视而了白于心,终于展出肯定而缓和的笑容,转身没入林中。

     还好他的情绪激愤头脑恍惚,要不然还真糊弄不过去,不过如今这洞府也不算安全,即使布了幻阵。

     闲之屿无奈地皱眉摇头,无忧婆婆如果知道了,会不会比他更加失望与难过。

     「他独自一人过来,你就不怕他是帮着陈朝风欺骗与你?」

     待连乐宣离开的够久,阙邪才在神识中直接传音于闲。

     「我愿意相信那个‘不以灵根资质论高低’的前同门师兄能保有初心……不过到底我还是怀疑了他,所以撒了个慌。」

     抛开虚伪的漂亮话,这世上能让他无条件相信的大概也仅有一人。

     「切,少跟我装,知道你骗他那小子已死,是怕两个人纠缠不清,到时候都活不了,这么善、意、的谎言,我都要被你好人的样子恶心到了。」

     阙邪不料自己的嘲讽竟引来了一阵轻笑。

     「多管闲事,这大概是我最惹人讨厌的地方吧。」

     回到洞府,陆开明仍然昏迷沉睡,不过呼吸已经稳定了许多,腹部的血也止住了。

     还好这一层大家都无法好好使用灵气,这家伙也算福大命大捡了条命。

     “刚说到本命灵火才想起来这茬,真是大意了,我要在他身上下些许禁制,否则本命灵火不灭,你这人就骗得很尴尬了。”

     阙邪现出人身,刚想移到陆开明身旁就被闲之屿一把拉住。

     “喂,你可别在他身上动什么手脚。”

     “哈?”阙邪鄙夷之色几乎要砸穿地心,“是啊是啊,我要在他神识里下满禁制,把他做成活人傀给老流氓端茶倒水搓脚……”

     “噗,咳咳咳咳,拒绝!我拒绝啊!”差点活活呛死过去。

     闲之屿又望向洞府中那幅岩画,九人围绕着一座九层楼阁,面前各有一块石碑,石碑中射出的九道光柱汇聚在一起,于九层楼阁之上开出了一扇大门,大门之前,许多人比肩继踵鱼贯而入。

     九个人,必须要有九个人同时施法,这是打开大阵最显而易见的条件。

     不过让秦汜修去拉人入伙……这画面委实可怕,比起多费口舌,他估计宁愿用傀人。

     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是闲之屿的强项,虽然没有当面应承下。

     “我自己,秦汜修,行止师兄,三思师妹,薛冰涣……这已经五人了,还差四个人。”

     此为一件事。

     第二件事,先前与秦汜修猜测:他们二人就拥有在本层的空间转移能力,那么八成有人拥有直接穿过这一层的空间能力,而且触发这一能力,至少需要三人,为了不让他们发现这一点,这几人绝对不会像他们俩一样开始就在一起,必定是分开的。

     找到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能力的人,把他们聚集在一起,极有可能打开进入下层的门。

     果然这个世上大多事情都可以归结为人事——解决人即解决事。

     “好了,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需要把他弄醒吗?”

     阙邪盯着昏迷不醒任凭宰割的陆开明两眼发光,像盯着新玩具的小孩,突然兴奋。

     这让闲之屿有点背凉,便阻了他。

     “比起外面,还是这里安全些,先让他躺这儿吧,没时间解释那么多……妖族的事情就交给秦汜修,我们先去找人。”

     说罢四处确认好阵法的效用后,风似也地飞出临时洞府。

     首先要找到行止与三思。

     闲之屿打开一只小巧的灵兽匣,轻轻打开,从中飞出两只怖综蛾,他轻而易举地用神识操控住,使它们带自己朝目标飞去。

     匿气于树干上静静穿梭,他忍不住在神识中唤着阙邪剑灵:

     「有个很傻的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你。」

     阙邪轻哼了一声,没好脾气地说:「不知道该不该问就别问了。」

     ……你这么说反而更想问了。

     「以前你和秦……和漠清在一起的时候,他有对自己追寻的东西迷茫过吗?比方说自己的道心,未来之类的……」

     「老流氓以前才没心情迷茫,他每次都是选了最直接的一条路,然后走下去。」

     「所以就一条路走到黑,堕入魔道了吗?」闲之屿默默吐槽。

     「哼,这只是你们肤浅的理解,说到底选择的道路本无对错之分,只是你们承受不了选择的结果,就硬说自己选错了……老流氓选的路,他自己全心接受,对他来说便是对的路。」

     阙邪的一番话鼓槌隆隆,刷洗醒觉着他的内心,让他半晌接不出一句话。

     「不愧是秦汜修,这方面我还是差他太多。」

     「得了吧,少在哪儿瞎吹他,别看他现在挺有主意的模样,其实绝对比你更纠结迷茫。」

     阙邪作老生叹气状狠狠鄙视着他的前任与现任主人。

     「我且问你,对老流氓来说,想办法让一人生不如死与想办法让一人平安喜乐哪个更容易?」

     「当然是前者简单,后者困难……」

     「所以你知道他现在有多——么——纠结迷茫了吧。」

     喂喂,几个意思啊……闲之屿无言以对。

     转念一想又觉得他们两人极为可笑,仿佛南辕北辙的两人一口气钻进了同一个牛角尖。

     要怪只能怪他们两个人都没有经验,特别是某些人,明明没有经验还要装老司机!

     闲之屿在心里想着,方觉云雾渐开。

     本还想向阙邪打听打听昔日漠清的旧事,不料徒生异变。

     从方才开始,就有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他。

     闲之屿从树上跃下,对着那个藏气浅薄还在躲在树干后不敢出来的身影怒道:“喂,树后面的那个,别躲了,再不滚出来我过去拽了!”

     安静了数息,见没有任何反应,闲之屿直接将杀气与神识共同散开,恫怔叶间飞鸟无数。

     “还不出来吗。”

     话音刚落,树后便有个小小的人影探出头来,诚惶诚恐地盯着他。

     竟是一个七八岁的男童。

     正惊讶着呢,不料他身边另一树后又有声音传出。

     “小煞星你……你特么怎么发现我的?!”

     空无一物的树后人形现出,让闲之屿和男童都吃了一大惊,三人面面相觑,陷入了迷之沉默。

     “黄师兄你怎么冒出来的???!!!”

     闲之屿哭笑不得,他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对着男童抖狠威胁,还意外诈获了黄字滔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