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番外|青鸾舞镜(1)
    苏甯茹最喜欢镜子。

     投之以笑,还以笑;投之以忧,还以忧。

     但她又最讨厌镜子。

     镜中的自己,假笑伪悲,仿若戴着一张面具……

     【镜】

     所有人都以为苏宛阡会跟着同父异母兄长姬长白留在重夙阁,可她最终却随柳无虑南下创立了皏涞派。

     彼时苏宛阡为元婴中期修为,是柳无虑之下第一人,与柳无忧并立护派长老。

     有人说她面若冰霜,心如蛇蝎,与柳无忧势同水火,因此待掌门无虑飞升后,便辞了长老之位,回到母家当了家主。

     当苏甯茹方至髫年,她和许多本家,分家的孩子一起被送入后厅面见那个传闻中的家主。

     所有人都说苏宛阡大限将至而膝下无子,如此是想要挑选一个合适的继承人。

     他们等在后厅之外,秋风如飞鸟般掠过青苔斑驳的朱漆大门,容姿凌乱的杂草丛中,枯黄的花瓣正与泥土薄凉地缠绵。

     眼前是士族们用来象征地位的门槛,曾有无数的尸体堆砌了它,未来亦会如此。

     然后苏甯茹终于见到传闻中的家主,她正从手执的书卷中抬起头来,表情淡漠却纯粹,她的头发有些灰得发白,在窗边袅绕雪舞,偶尔遮住了眼睛,也被不紧不慢地拨开,抬起的一只手如雪覆梅枝般苍白削细。

     测试很简单,五个孩子,一人执一刃,互相残杀,活者胜。她就在一旁静静瞧着,眸如桐烟,一点如漆,却又空无一物。

     这是苏家人尽皆知的秘密,苏甯茹知道,其他几个孩子也早有准备。

     当其他人都在犹豫着先从谁开始下手时,只有苏甯茹佯装要与她说话,手握利刃趁其不备狠狠刺去。

     毫无悬念地被轻易拿下。

     “敢对他人下手的有,但你是第一次敢对我出手的。”苏宛阡扼着苏甯茹的脖颈,像拈着一只蝴蝶,“明知道不可能杀死我,为什么还要出手?”

     “疯子,蛇蝎,”苏甯茹放弃挣扎,只是狠狠盯着她,“我绝不会对我同族血亲动手。”

     对方松开扼喉的手,忽地展颜轻笑,有如白梅临冰傲放。

     “很好,你就是未来苏家的继承人。”

     苏甯茹开始跟着她修炼,严苛到近乎残酷,每每无法承受,她都会冷冷告诫。

     “记住,你要守护苏家,守护皏涞派,所以你必须是最强的。”

     在苏甯茹修为至炼气四层那日夜晚,见苏宛阡手捧一面银镜,月华像眼泪一般流泻在天地,抚过之处铺满了虚薄的悲悯,只是那时她年幼无知,后来回忆起时才心如绞痛,一个人,到底要经历怎样的世事,才能露出如此神情。

     苏宛阡在那一天,把饱含记忆的十二昭明鉴赠予了她的未来。

     【花】

     苏甯茹日复一日的生活因为另一个人有了些许的变化。

     那个人从家主的身后小心翼翼探出头,粉雕玉琢惹人怜爱。

     第一天见面就被告诫这孩子只是个普通凡人,所以要保护其免于伤害。

     苏霁白,她的妹妹。

     那天苏甯茹得到了一只杜鹃编的花环,一个爱笑的跟屁虫。

     苏家后山遍野的杜鹃花丛,她们嬉过,闹过,直到有一天苏甯茹看见苏小白蹲藏在花下,抬头望她,眼眶红肿。

     “家主说我爹娘都死了,”问她为何事而悲伤,竟得到了如此答案,“甯茹姐,你也会死吗?”

     “生死由天命,何必执着于此。”

     看到对方迷茫地望着自己,苏甯茹无奈改口道:“放心,我不会死的,我可是修士,炼气可活百年,到了元婴就可活千年了……”

     “那我也要当修士,”苏霁白信誓旦旦地说,“我要一直和甯茹姐在一起!”

     仿佛一片羽毛惊落心间,触碰起细碎的温暖。

     她以为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温柔地对待她了,尽管看上去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苏甯茹的胸口上方,无数羽毛如霰雪纷纷,明明能感觉到有什么占据了整个身体,却完全摸不到,握不住。

     让她等在原地,苏甯茹一个人跑遍山间杜鹃花丛,想要凑够一捧她最喜的纯鹅黄色编成花环哄她开心。

     没想到傍晚返回后,却得到了苏霁白被妖兽攻击的消息。

     晴天霹雳。

     尽管伤势不重,但她高烧不退,意识模糊,连仙家丹药都无法医治,正当所有人束手无措之时,家主终于出手,在她各大穴孔扎上灸针,任她在阴冷的屋角躺着。

     苏甯茹永远忘记不了家主望向她时怨怼的眼神。

     “她本可以一生做一个凡人,拜你所赐。”

     一切都是因为她的感情用事,她忍不住想沉溺于其中的,是家主最希望她丢弃的东西。

     不是对命运没有期待,只是不敢随意期待命运。

     苏霁白躺了三天三夜,苏甯茹就在屋外守了三天三夜。

     醒来后,苏霁白并没有什么改变,依旧笑若三月春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从那天起苏甯茹开始讨厌她。

     没有理由地讨厌。

     【面具】

     今天又要带什么面具,演什么角儿?

     苏甯茹跟着家主见了许多人,周旋于四大家族,认识了同龄的其他继承人,应了一桩婚事。

     尽管她知道连乐宣喜欢自己,陆卿妍喜欢陈朝风,陆开明喜欢苏霁白——

     所有人都看重的喜爱,对她来说无非也就是一张面具而已。

     终于要动身去皏涞派的最后一晚,她意外见到了传闻中与家主并立护派长老的柳无忧。

     她就这样静立在家主居住的后厅前,那棵最高的树已经开始落叶,细碎的影子正蚕食她扬起的脸,她的表情不是哭也并非笑,像某种庄严的祭奠。

     “柳前辈,不进去吗?”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柳无忧虽为女子,却英气十足,苏甯茹的到来让她露出了难得的惊讶神情,但也只是一瞬,马上又被嘴角薄凉的弧线代替:“阡阡曾发誓于我老死不再见,她说的话,从不会反悔。”

     她轻笑着,明明就是故意调侃的表情,却非要以一种完全相反的口吻说出来。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捉摸不透。

     后来入了皏涞,苏霁白有一天告诉她,有了喜欢的人,沧鹭峰的外门弟子,名字叫什么她都不愿记住。

     因为听起来像个笑话。

     “你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一个杂灵根说不定直接老死炼气期,与其到时候渐行渐远,还不如现在就不要接近他,这种短暂的快乐对于他来说……只是痛苦罢了。”

     既然不可能实现,为什么又要予之希望,许以承诺。

     那个外门弟子尸体被找到的当天,苏霁白痛哭不止,这本会让她厌烦的一天,却因为见到了一个有趣的人而不同。

     不知是因为过于伪装还是犹擅假象,他几乎已经把自己的脸,变成了一张面具。

     忍不住问了他的名字

     “秦汜修。”淡淡答道。

     更有趣的是,如斯之人,眼睛却始终在另一个人身上不曾移开。

     嬉笑怒骂,爱憎分明,却唯独有些畏惧她——

     苏霁白的另一个朋友,闲之屿。

     为了救他,秦汜修拿出了可能会陷己于危机中的念片来交换。

     苏甯茹冷笑,这种肤浅又愚蠢的感情何以让世人趋之若鹜。

     【水中月】

     皏涞派四处传言,苏宛阡大限将至,苏家四大家族之位不保。

     那是苏甯茹与苏霁白入派后第一次返家“探亲”。

     静立于家主面前,苏甯茹将念片之事尽数禀报。

     家主并未答复什么,只是交于她一断残魔刃,黑雾缭绕其上,望之生畏。

     “此为家族传承之玄宝,务必收好,刃上器灵会指引你今后的道路,记住我曾经说过的,守护苏家,守护皏涞……守护好苏霁白。”

     苏甯茹接过此宝的一瞬,断刃瞬间化作无数黑色的细丝,尽数没入了她的胸口之中,似乎已认主成功。

     待她退出后,苏霁白走了进去。

     后者似乎在房内留了很久,久到苏甯茹等待得有些出神,才看见她微笑着走了出来。

     “霁白,家主她……交代你了什么事吗?”

     “她问我在皏涞派过得是否开心,交了些什么朋友,还要我继续……”

     “够了。”还是忍不住打断了她。

     原来家主对待她们二人,从来都是如此不同吗。

     说不出的悲伤,倏然间从苏甯茹的心底汹涌而出,它们缱绻缠绕,最终汇聚成东逝的河川,一去不返。

     无论生活有多么复杂,剥开表面后也只剩下自己一人。

     等苏霁白离开,苏甯茹的身边忽得黑雾蔓延,瞬息间幻化成高大的人影:紫瞳乱发,宽衣大袖,袒胸露臂,脚踩木屐。

     他抱臂笑道:“苏宛阡把所有的重担都扔给你抗,却让你妹妹开心交朋友安心修炼,哈哈,嫉妒得快要哭出来了吧。”

     “你就是魔刃的器灵?”苏甯茹问道。

     “绝魇,如你所见,吾乃魔族。”他笑起来时,两颗虎牙在嘴角若隐若现。

     “记住,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起此事,你又懂什么,又了解多少?”

     苏甯茹乌黑的瞳孔几乎要融入周遭的黑雾中,她只想将这一切都片片撕碎又散落殆尽。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