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章 ||再次聚首
    当闲之屿双脚触地时,一直追逐攻击他的乌啼双瞬间失去目标,它们于原处散开后飞回了高空之中。

     估计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闭眼就会浮现出如此蛇头鸟身四翼怪吧,闲之屿以自下而上的视角回望,至高处的鸟群围绕着正中心逆时针旋转飞行,如同正圆形的穹顶上伸出的细长触手,追逐着修士攻击,直到对方落上这巨大的圆形石台——

     好像汪洋大海环绕之下的孤岛。

     暗流汹涌的海潮拍打在石台周围,阵阵擂鼓之响后,浪花飞溅;咸苦的海风随之掠过闲之屿的额头,恣意携发舞起。

     “为什么洛峣谷会在我们东海之上?”从闲之屿的身边传来数位女修的讨论之声,“我还想往西边去看看山川是什么样子的呢。”

     从她们的衣着看来,应是东海边那个传闻中全是女修的碧山派了。

     不过闲之屿此时既无心考虑洛峣谷为何会在海上的因由,也无意偷瞄碧山派女弟子们,现在他满脑子里全是某人望向他的那双漠然的眼。

     该不会是掉下悬崖然后失忆了吧……

     闲之屿举起一盆狗血从头淋下,没有了名为秦汜修的这段记忆,漠清和他的因果算是断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仔细一想,似乎又不太对,如果真的失忆了,看陌生人会对视如此久吗。

     所以,果然是在生气啊……

     术法反噬最后一刻托付性命,却在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对方扔下了悬崖。

     闲之屿叹了口气,看来没在见面的那一刻直接被打死已经是对方极大的克制了。

     不知不觉间,石台上已经聚集了将近百人。

     他努力寻找着灰衣修士的身影,却意外遇到了一个他不曾想到的——

     “往届九门争鸣皏涞派筑基师兄所遇关卡与妖兽详细记录拓本,如此绝密情报,二十块中品灵石一份,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啊。”

     果然,在这种时候也不忘赚灵石的人,闲之屿只认识这位了。

     “黄师兄,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筑基了,恭喜贺喜。”忍不住笑着唤住正在与别派弟子讨价还价的黄字滔。

     “哎呦喂,小煞星!”黄字滔转头看见他,不耐烦地对身边之人说了句不卖了后,佯装不悦走近,“什么叫‘没想到你也’,我现在可是皏涞派的内门弟子……倒是你,这十年去哪里混了?”

     原来当年闲之屿和陆开明一战爆冷获胜,让黄字滔狠狠赚了一笔,也顺利收到了筑基丹;后又因为妖族之乱使得皏涞派损失了许多内门弟子,因此黄字滔意外拜到了慕鹊峰韩长老门下,并且在两年前筑基成功。

     这是怎样逆天的气运。

     闲之屿在心里默默感叹着。

     “没想到你小子居然一声不吭去了重夙阁,当核心弟子的感觉怎么样,苟富贵勿相忘啊。”黄字滔用胳膊肘拐了拐面前这位“飞黄腾达”的老同门。

     “那是自然,”闲之屿笑道,“黄师兄才是苟富贵,勿相忘。”

     “往届九门争鸣皏涞派筑基师兄所遇关卡与妖兽详细记录拓本,要不要?友情价,给你只要十块中品灵石!”突然压低嗓音。

     “……”这都快成职业病了吧。

     几乎掏空了身上所有的零花钱,闲之屿收好拓本玉简,忍不住拐弯抹角说道,“黄师兄,其他人呢,连乐宣,苏霁白,今天也来了吧。”

     尽管外门弟子并不算正式的拜入门派,但他当初也算是不辞而别,如今虽然想念,却有些无颜相见。

     “连师兄是来了,不过苏霁白嘛……听说弟子大比之后,她就跟没了魂儿似的,据说是被妖族的那些家伙抽魂夺舍还是怎么的,反正苏甯茹就带着她去西边找佛宗求法子了……对了,苏家老祖坐化了,苏甯茹已经脱离了皏涞派。”

     没想到苏家竟有此剧变,当真世事无常。

     回忆起最后苏霁白挥起仁王剑,斩开空间后现出六道畜生门,闲之屿内心还是有些隐隐不安。

     他时常考虑自己穿过来的原因可能与六道之门有关,但是现在修为还远远不足,只能暂且将此事放置一边,全心修炼为上。

     就在闲之屿感慨之时,黄字滔随口说了一句,“老实说我和连师兄都以为你和秦师弟一起走了呢,刚碰到秦师弟的时候,我还向他问了你来着,结果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只说了两个字——‘死了’。”

     说罢黄字滔还顺便模仿了一下秦汜修的表情。

     “他人呢?!”闲之屿眼睛瞬间亮起,一把拽起黄字滔不停摇晃,然后向着他所指方向跑去。

     “你说你俩这又是闹得哪出啊?哎呀都给我晃晕了。”黄字滔稳住了身子无语道。

     ******

     还隔着至少十丈远,闲之屿一眼就看到了秦汜修。

     对方正低头研究着脚下石台上隐隐约约的阴阳刻纹,就和往常一样,每到一个新地方都会观察周边的情况,永远给自己留好后路。

     不知他这十年过得如何,是否还在过度使用八寒无间诀,有没有再被心法反噬;是否还像以前那样常常被人算计,是不是依旧喜欢大开杀戒——闲之屿想对他说的话太多。

     只是这样远远看着对方,就已经紧张到手足无措了。

     “看来这个就四你一直念叨的传缩中的朋友了。”

     “啧啧,毕竟能让你露出这种表情的人不多了。”

     一左一右,行止与三思忽然从闲之屿两边冒出,同时摸着下巴分析道。

     “我说你们两个人……”翻白眼。

     “斯兄,既然都已经到这里了,你怎么突然就怂了呢?”

     “不行啊你,拿出平时在我们面前叨叨的那股劲儿,一半就够了。”

     两人继续把闲之屿夹在中间自顾自说着。

     我说你俩能别像讲相声一样挤兑我行不?

     “呸呸呸,谁怂了,告诉你,在哥哥的字典里,就没有不行这两个字!”

     说罢撩起袖子就大步朝秦汜修疾驰而去。

     对方似乎感受到了这股强烈的“气势”,抬头看了过来。

     再次四目相对。

     吓得闲之屿直接原地向后转了一圈,又反方向往回走了两步。

     行止和三思差点摔倒在地,皆拼命摆着手催促闲之屿转回去继续前进。

     闲之屿深吸一口气,再次原地向前转,朝秦汜修大步走去。

     直到对方又望向他……

     如此进进退退半晌,两人之间的距离好歹渐渐缩小了。

     “你说饿斯兄到底在辣里来来回回晃悠啥子呢,跟尿急似的。”三思忍不住在脸上写满了鄙视。

     “女孩子家家的,说话要文雅些。”行止幽幽地提醒道,“老实说,我都快看得尿急了。”

     “有话就直说。”

     万万没想到,最后先开口竟是秦汜修。

     闲之屿身子一僵,而后乖乖挪到他面前,因为不敢抬头对视,才发现对方已经比自己整整高了一个头了。

     这难道预示着自己注定一辈子都要矮他一截吗?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右手突然扶上对方的肩膀,斩钉截铁地说道:

     “是我对不起你,我会负责的!”

     远远听到闲之屿的豪言壮语,行止和三思又差点摔倒在地。

     秦汜修此刻的脸色快赶上终年不化雪的弗及山,他缓缓拎起闲之屿放在他肩膀上的手,轻轻扔下去,拂了拂灰,然后果断地转身走了。

     “你……”闲之屿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又低头瞧了瞧自己的右手。

     回忆果然都是被美化了无数次的,特别是想了十年这种。

     现在闲之屿只想跳起来抽他一顿才解恨。

     秦汜修,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

     心里如此咆哮着。

     【今天jj抽疯了,一发文我的文名就变成了穿越之后来居上,文案变成了双女争男,吓死本宝宝了,先发这些,1月2号补全后半部分的,然后可能还会有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