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032◇◇
    </script>    梁俊气结,也懒得再“教化”梁欣这个榆木疙瘩。他空出鼻孔中的羊肉腥香,收了口气,矮身出了草木屋。

     外面寒气飕飕,风蹭过脸颊像刀子。这清寒的气候里,村庄各处的气氛却异常火热。年三十儿守岁,多是各家各户在外头,聚成一堆,说话互耍。这种年三十儿的景象,与几十年后梁欣所经历的除夕,大是不同的。所谓的年味儿,一年淡若一年,年是什么也就不那么重要了。之于团圆,也总有几家几户团不了的,被钱绊住了脚腕子。

     过完年三十儿,初一一至便有各家孩童挨门挨户要炒花生爆豆子。梁欣原也是干这事儿的年纪,这会儿却半步也不多走出去。因由也实在简单,如今她在北仁村甚至临近的几个村子里都是出名的不孝逆子。像她这样的姑娘,在几个村子里都绝无仅有。这大节量上上别家门,自然是舔着脸儿找别人不待见。倒是那些要东西的孩童不计较这些,谁又跟吃的过不去呢?仍是到梁奶奶家门上要花生豆子。

     梁欣来一个给一些,也不小气。等过了凌晨十二点,实在捱不住,就拉着梁奶奶一块儿补了一觉。及至初一,仍是各家串门唠嗑,没有什么大事。梁奶奶有梁欣陪着,也懒得出去,便窝在家里烤火盆。她家穷,又有梁欣这颗煞星,也没人来串门,只有梁依萍上午回来玩了一阵。

     到了下午,又有梁悦过来。她是目的明确的,到了这边儿就往梁奶奶身上腻,没骨头一般。腻了一会就说了来意,问梁奶奶,“奶奶,今年的压岁钱是多少啊?”

     梁奶奶虽然手头紧,但压岁钱每年都还是会准备的。给不了多,但对梁悦这样的小孩来说,也不少,每人五毛。她笑着掏钱,翻开新做的蓝锦棉袄口袋,从里面掏出一个包起来的格子手帕,打开来给梁悦拿了五毛。

     梁悦接了钱,甜甜地在梁奶奶脸上亲了一下,目光却仍在她还没包起来的手帕上。她忸怩,又黏哒哒问:“奶奶,大哥和二哥的也给我吧,我拿回去给他们。”

     梁奶奶想也是,叫梁悦递过去得了,省得再麻烦。正要拿钱,手帕却被梁欣过来一把抓了去。梁奶奶和梁悦同时抬头,看到梁欣把手帕包了包,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梁悦直起腰杆,语气试探,“姐姐,你干什么?”

     “没什么。”梁欣在炭盆边坐下,“大哥二哥要是要压岁钱,自己过来拿。连年都不来给奶奶拜一个,就想白拿压岁钱,没有这样便宜的事儿。”

     梁欣动了动眼珠子,“我先给大哥二哥带回去,叫他们来给奶奶拜年不就得了?”

     “不给!”梁欣语气淡淡,“要钱自己来,谁带都不行。”

     梁悦突然有些失望,脸色也不好看起来,再者就是委屈。她转脸向梁奶奶,泫然欲泣,“奶奶,姐姐现在怎么这样?昨天冤枉我偷钱,今天又不给大哥二哥压岁钱。奶奶那是你的钱,她不能这样。”

     梁奶奶大概也猜到了梁欣是不想把钱给梁悦,这时候自然也就帮着梁欣说话,对梁悦道:“你姐姐没有不给你大哥二哥压岁钱,就算她不给,我也要给的。但你姐姐说的对,这钱啊,得你大哥二哥来拜年,我才能给他们。”

     梁悦噘嘴,转头挖了梁欣一眼,起身就走了。这娇腻任性的性子,倒一点不像穷人家养出来的。

     梁悦一走,梁奶奶就问梁欣:“你是故意不想把钱给梁悦的吧?”

     “给她干什么?”梁欣把手帕从口袋里拿出来,塞回梁奶奶手里,“大哥那里先不说,二哥肯定是不会要这钱的。他不要,到时梁悦肯定就自己收下了,还能回来还给您?她心眼越来越足了,什么点子都想。”

     梁奶奶把手帕塞回口袋里,“你这样啊,你妹妹会怪你的。亲姐妹关系也不好了,将来不是一个亲人也没有来往的了?”

     梁欣忽又想到前世,淡淡说了句:“这样的亲戚,要比不要好吧。”

     梁奶奶不认这理儿,还要跟梁欣说道。梁欣敷衍了她几句,把话带过去,也就不提了。过了一阵,梁明和梁俊来拜年。梁明是任事不管的,给钱就接,梁俊却十分瞧不起。在他心里,梁奶奶也不容易,他自诩最是懂事的人,性子要强,所以并不要她的钱。梁奶奶也不生派,不要也就算了。

     过冬过年最是轻松闲意的日子,而过了正月开了春,各家各户又都要忙活起来了。梁奶奶只有家前园子里的一块地,梁欣帮她栽种些东西,其他便没什么可忙活的。寒假时短,再要做什么的时候已经临近开学。

     到了开学的日子,梁欣收拾了衣裳包裹要往学校去。本来梁依萍要来送她,却被庄敬言截了胡。他骑车直接闯到梁奶奶家,蹲在院子里等梁欣。梁欣叫他先走,自己有人送,他硬是不走,说:“反正顺路,我载你不是省了你家里人的事?”

     梁奶奶笑笑,“这孩子真热心。”

     梁欣也没扭得过庄敬言,到底是坐他的车子一起去学校了。总之也结伴习惯了,没什么可生分的。后来庄敬言也没再神经兮兮地说过喜欢不喜欢这一茬,权当是朋友处了。他们年纪都还小,喜欢不喜欢的自己也不是很懂,瞎闹闹罢了。

     新学期开学,梁欣已经全然没有了上学期来学校时的生涩感。她了解这座学校,知道该干什么。要说唯一有些不大对心意的,仍是胡英这个班主任。忒趾高气昂了些,没有她心里一直认为的老师该有的亲和和公正。后来想想,老师也是人,有七情六欲厌恶喜好,自然是做不成圣人的。

     梁欣在学校忙活一天,把铺盖抱出去晒了半天,交了学费拿了新书,擦了课桌,一切妥当。到晚上和周晓霞凑到一块儿去食堂吃饭,余下便是休息了。这刚开学第一天,也没有晚自习可上。梁欣窝在宿舍被窝里,拿了新书在手里看。

     周晓霞也在被窝待着,玩了一阵没劲,便跑过来钻进梁欣的被窝里。她捋了捋辫子,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王婷怎么没来呢?明天都上课了,难道她明天再来?”

     梁欣把书本合起来,搁到枕头边,“不知道,又没有手机打了去问问。”

     “手机?”周晓霞看向梁欣,“什么东西?”

     梁欣觉得这解释不了,索性笑笑敷衍,“没什么,我瞎说的。”

     “那你还真厉害,都会创造新名词了。”周晓霞往梁欣怀里钻,低着声音,“她别是家里不给钱,不来了吧。”

     梁欣愣了愣,突然觉得周晓霞这说法也不无可能。以莲花村那里的情况来说,家里兄弟姐妹多的,女孩子想念书是十分难的。

     到了第二天,王婷仍然没有出现。梁欣和周晓霞倒还沉得住气,又等了两天。三天一过,便再也沉不住气了。王婷是班里数一数二的尖子生,说不念就不念了?

     周晓霞跑去问班主任胡英,回来跟梁欣说:“是不念了,家里说没钱,不打算给念了。她弟弟还要花钱,没有多余的钱给她。”

     梁欣对这种事有怨念,那么好的学习成绩,就因为是女孩子,说不给念就不念了?可是怨念归怨念,她和周晓霞又能有什么办法。她们能做的,其实非常有限。

     到了周末,周晓霞想去看看王婷。虽说她不是特别喜欢王婷的性格,但三个人在一起相处过,现在面临大是大非,那点小事情也就想不起来了。梁欣应和她,跟她约好了周六去莲花村王婷家一探究竟。

     周六一到,梁欣就先去舒清华家请了一天的假,让舒庆年月尾结工资时直接减掉就好了。舒清华听说她想去莲花村,心血来潮一般,突然说:“我跟你一起去吧,在家没事。”

     他是最不爱管闲事的,梁欣只能认为他是在家无聊,想跟着人出去透透气。反正也不是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事情,带他一个也没关系,索性就带着了。

     周晓霞和舒清华都有自行车,梁欣坐周晓霞的车子,一行出发去莲花村。莲花村离镇上有大约十五里的路程,不紧不慢骑车子要四十分钟的样子。途中周晓霞骑得累了,就换梁欣载她。舒清华和庄敬言不一样,他一般看不出别人有什么难处,向来主动帮忙之类更是不会。两个女生换了几遍,他也没有一点表示。

     梁欣不觉得有什么,向来也是不喜欢求人的人,倒是周晓霞有微词,小声跟梁欣嘀咕:“他怎么只顾自己啊?怎么说也是男孩子,比我们有力气得多吧?跟来不是分担的吗?”

     梁欣看了骑在前头一段距离的舒清华,回头跟周晓霞说:“算啦,指望别人干什么。我们又不是不行,累一点嘛,那就骑慢点。他跟王婷没交情,估计就是出来透透气。他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长大的,你指望他照顾我们啊?”

     周晓霞想想也是,撇了撇嘴,不出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