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031◇◇
    梁欣又附和了几句,叫许青莲管好梁悦,便也没再多说别的。她从身上掏出早先就准备好的三十块钱,草纸里包着。拿出来打开草纸,往许青莲面前一送,“妈,这里是三十块钱,我孝敬您的,您数一下。”

     许青莲看着她手里的钱一愣,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闺女会来给自己送钱,还一下子送这么多。她又怕梁欣一转脸反悔了,忙一把接下来,捏在手里数了一遍。刚刚好的三十块钱,不多不少。这钱一到自己手上,忽就觉得有点少了,她把钱往兜里揣,看着梁欣,“我就知道你不是没良心的,心地好着呢!你赚的不少,肯定不止这些。往后妈要是困难了,你多帮衬帮衬。你大哥和二哥正是用钱的时候,你是知道的。我也不阻止你读书了,你想读就读。你奶奶那里住着不好,就回来住。”

     梁欣出了口气,直了直身子把手插/进旧棉衣的口袋里,“您把我养这么大,这是我欠您的,每年都会给您这些钱,也是应该的。再多,就没有了。其他的,之前都说得很清楚了,我就不再重复了,恼人。”

     原本热起来的心,被梁欣的一句话又浇凉了。许青莲心底的气不自觉往上顶,又有些气不过起来,她吸了口气,盯着梁欣说:“你也知道我十月怀胎生的你,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到这么大,有多不容易!你怎么就能这么没良心?哦,这一家子,就我是活该的,我该死!是不是?我养你这么大,白养了是不是?你但凡有点心肝的,就不能对我对你两个哥哥这样!”

     话听到这里,梁欣就知道许青莲又要喋喋不休吵起来了。车轱辘话来回说,总之都是那么些。闺女对家里的付出永远得不到认可,倒是有一点不到的,就是十恶不赦没良心。梁欣懒得跟她分辨,也知道有些思想根深蒂固是旁人改变不了的,只好耸了下肩站起来说:“妈,我该回去了。”

     许青莲被她打断了话,气恼还在脸上。但看梁欣没有一丝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更是气得慌,再要叨叨时,梁欣已经手插棉衣口袋出门大步走了,根本不让她再多说一句话。她却咽不下那口气,跟将出去,指着梁欣的背影吼了一句:“你这个白眼狼!白养了你这么个闺女!”

     梁欣回到梁奶奶的草木屋时梁悦还趴在梁奶奶怀里哭,红红的脸蛋上没有了眼泪,但抽抽得一刻也不停下。因为天气寒冷,梁悦两颊还长了不少的冻疮,看起来十分可怜。梁奶奶趴着她的背疏落许青莲,大概是不知道梁悦因为什么被罚跪了。

     梁欣并不多看她两眼,自己去拿了白瓷茶缸子倒了白开水,抱在怀里暖手。梁奶奶一边安慰梁悦,一边看向梁欣,“你妈又发什么疯?好好的叫悦儿跪着做什么?”

     梁欣转了转手里的白瓷缸子,直剌剌道:“她偷钱了。”

     “我没偷!”梁悦像是受了极大刺激一样,突然吼了一声,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吼完又大哭起来,直要喘不上气,却还犟着说:“你们没有证据,都冤枉我!那钱是我捡到的,不是我偷的!凭什么都赖我偷的!”

     梁欣看了她一眼,低头吹了吹白瓷缸子里的热水,“偷没偷你自己知道,别人冤枉不了你。俗话说,从小偷针长大偷金,这不是什么好品德。”

     梁悦抬手使劲抹了一下眼泪,委屈满满地往梁奶奶怀里钻,哽咽道:“奶奶我没偷,那钱真的是我捡到的。妈妈和姐姐都冤枉我,我真的没偷!”

     老人家心软,见梁悦又委屈成那样,自然心疼,说:“偷东西是使不得的,悦儿没偷最好了。”

     梁欣喝了两口白开水,觉得身子暖和了不少,看向梁奶奶说:“奶奶您别护短,这是害她。偷就是偷,没偷没人会赖她。地上一捡就捡到两块钱,这钱还真是好捡。”

     梁奶奶一听两块钱,觉得这事儿就不得了了。原本心里估摸着也就是几分钱的事,没想到会这么多。她也疑心起来,扒拉了怀里的梁悦出来,盯着她问:“悦儿你说,钱到底是哪里来的?”

     梁悦看梁奶奶也不护她了,面上一气,起身扭头就跑了。梁奶奶追在身后叫了两声她也没理,一溜烟就没了人影。

     梁奶奶回到屋里,坐在板凳上,想了一下才问梁欣:“梁悦真偷了两块钱?偷了谁的?你妈的?”

     梁欣把热水往梁奶奶手里送,让她喝点暖身子,“偷了我的,我一直以为是我记错账了,谁知道是被她偷偷拿了去。看现在的样子,她是不会承认的。钱倒是小事,她要是意识不到自己有错,那才是大事呢!”

     梁奶奶喝了一口热水,“她怎么知道你钱收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家贼难防,谁知道她怎么知道的。”梁欣吐了口气,“往后她来这边,奶奶你多盯着她一点。要是再见她乱翻东西,一定要骂她。”

     梁奶奶点头应了,心里只觉得梁悦这丫头跟梁欣比起来差远了。真是龙生九子,什么德行的都有啊。

     梁悦回家去后没能避免被许青莲罚跪了一夜,跪到后半夜实在扛不住,倒在稻草上睡着了。她也是个犟的,硬是没认了偷钱的事情。家里的钱又没少,许青莲没有实在的证据,到第二天也就不追究了。心里想着,不管是不是偷的,跪了一夜也该长记性了。

     而第二天就是除夕,正是辞旧迎新的日子,许青莲更是不拉着脸跟梁悦计较了。但也没心疼梁悦一夜都窝在灶后睡的,拉了她起来就是各种忙活。挨家挨户的,家家这一日要忙的也都一样。熬了面浆糊贴春联,把家里内外全部打扫一番,去蛛网灰尘,用最干净的样子迎接即将到来的新年。至于过年要吃的东西,早在除夕之前各家都按着力所能及的置办好了。

     梁欣也买了两副对联,剪得花样好看的门楣红批。清早熬了浆糊把红对联贴起来,草屋门上一对,篱笆院门上一对,到底费不了什么功夫。至于收拾,就更是简单了。因为房子就那么大点地儿,几下也就打扫了个干净,余下便是等着年夜饭的时候。

     往年过年的时候,梁依萍都会送些馒头花卷肉星儿过来,梁欣暗下里也会从家里抠点吃的送来,这一年梁奶奶这里却不需要人接济。午饭后梁依萍空着手来串门,端了小板凳往屋前一坐,说:“我就知道欣儿有本事,不需要别人家东西了。来跟小姑说说,家里都买了什么好吃的。”

     梁欣也搬了个小板凳在她旁边坐下,“能有什么好吃的,买了点鸡蛋,买了两斤猪肉,其他肉也吃不起了。”

     “哟!”梁依萍抬手打了她一下,“有猪肉吃了还不知足,还想吃什么?看我能不能帮你弄来。”

     梁欣笑笑,“本来还想买半斤羊肉的,家里不是腌着酸菜嘛,羊肉烧酸菜,烧得辣辣的,好吃着呢。可惜啊,奶奶不让买。”

     梁依萍把手一伸,“好说啊,给钱,我回家给你拎点羊肉过来。家里养的羊宰了,肉多着呢。”本来她也就是来瞧瞧,这里需不需要点东西。大过年的,亲娘再不需要,作为亲闺女她也要送点过来。

     “真假的啊?”梁欣说着就去兜里掏钱,皱巴巴的纸票子和硬币全部放她手里,“够不够?”

     梁依萍也不数,不过是逗她玩,把钱又塞回她口袋里,“得了吧,你自个儿在账头上记着吧,等发达了再孝敬你小姑。等着啊,我回去给你弄点来。”

     梁欣也不推辞了,自然应下。

     晚上天色渐暗,梁欣和梁奶奶两个人在家里琢磨着做些什么菜。年夜饭是一年里吃得最好的,不能不讲究一点。往年的年夜饭梁奶奶都是到东边儿一块儿吃的,今年她和梁欣两个,也就不大想过去。本来是凑起来热闹的,但每回都话里夹枪带棒地不是叫人很舒心。许青莲是个怨妇性子,又好强,稍有捧不好,或是哪一句话不对她心意,分分钟就炸了。

     她们不过去,但许青莲这种面子还是要的。等天黑得差不多了,叫梁俊过来喊梁奶奶和梁欣一块儿过去吃饭。梁欣正在砧板上切羊肉,头也不回道:“二哥,你们吃吧,我和奶奶单独在这里吃就行了,不用麻烦。”

     梁俊嗅了嗅鼻子,钻进屋里来,看到梁欣在切羊肉,就有些不高兴了,说:“你不是怕麻烦我们,是怕我们吃了你的羊肉吧。妈天天骂你没良心的,你怎么就一点觉悟没有?快点的吧,东西拿拿回家去,一起做了一家一起吃。大过年的,哪有一家不在一起的?”

     “不去!”梁欣把切好的羊肉放进白瓷碗里,用不留余地的语气道:“随你们怎么想,总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