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短暂的返沪(3)
    “下午上海在下雨,只是确认下你有没有人接站。”

     汤水烫了下舌头,佳禾轻吸着气,没说出话。

     那边易文泽似乎也不着急,隐约透过电话,能听到阿清在说什么,好像还有乔乔和程皓的声音……那边的热闹,更突显自己这里的冷清。此时已接近打烊时间,本来她进来的时候还有两三个客人,现在却只剩了自己一个。

     四个店员已经在清洁地面,从她身边不停走过,明确暗示要关门了。

     佳禾用勺子搅了几下汤,看着仅剩的一颗肉丸滚得欢快:“其实,虹桥火车站这里还挺好打车的,我家离的也不远。老师你早些休息,我手机马上没电了,就不多说了。”

     “好,注意安全。”

     他的声音温和如旧,似乎还压低了几分,佳禾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先挂断电话。

     她迅速消灭着剩余食物,手机忽然又震了一下。

     乔乔:你行的,一屋子人旁听你们说上海下雨。

     佳禾险些咬了舌头,好在自己识相挂了电话:都有谁在?

     乔乔:挺戏剧的,你上火车时易文泽经纪人来了,后来是廖静和程皓,刚才医生检查的时候,天楚到了。总之,我现在就是那个瞧热闹的……

     两排蝇头小字,罗列了无数重量级的名字。

     佳禾迅速敲了行字,却又立刻删除再重新换了句话,就这样折腾两三次后,依旧对着空白的回复页面犯傻,究竟想问什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小姐,”店员拎着块白色抹布,擦着她身边的玻璃格栏,“不好意思,我们要关门了。”

     她想了想,还是没回短信,收起手机出了餐厅。

     回去的路上果真是大雨磅礴,高架路堵得一塌糊涂,最可悲的是还有追尾事故。佳禾坐在出租车上,听着电台的点歌节目,头抵在玻璃窗上拿手机上网,一页页的翻过去,从国际新闻到热帖点播,可就是不敢碰娱乐新闻……天楚的新专辑在打榜,连带着老歌《日光》也被人点中,狭小的空间内肆意放大的旋律,竟连司机也跟着轻声哼着。

     她把车窗拉下了一个缝隙,深吸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一个月,佳禾忙得不可开交。

     新剧本几经波折,改得她都有些抵触心理了,有时打开word连男女主角叫什么都想不起来……手机换了个一模一样的,小鸟记录也顺利升到了原来的关卡,除了乔乔时不时电话骚扰,汇报易文泽的恢复情况外,一切都是老样子。

     一次在半夜三点,乔乔又一次和贝斯达人吵翻天,给她电话诉苦时,忽然道:“你真不好奇那天晚上我看到什么,在按摩房?”

     佳禾愣了下,显然已经把这件事忘了。

     “算了,”乔乔难得口风紧一次,“我决定这件事要烂在肚子里,贝斯达人就说女人不能太八卦,所以我决定从你做起,重新为人。”

     佳禾果断挂断电话,继续埋头编造男女主第四次的狗血误会……

     一个月后,就在她晃着车钥匙走出来福士停车场时,一辆车正好在面前停下,半开的车窗后露出了顾宇的脸:“佳禾,”他的轻比了个手势,“在这里等我,我马上上来。”

     说完,也不等佳禾反应,就开下了停车库。

     看着消失在入口的车尾,她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愿。

     忽然有车开过来,一时没刹住险些撞上来,好在身后有人拽开了她,正是刚走上来的顾宇。车里的新手忙探头说了句抱歉,佳禾摇了摇手,没说话,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臂。

     副驾驶位上的女人倒是变了脸色,开门下车,低叫了一声主编,顾宇神色迷惑了一下,却又从容一笑,像是老熟人的样子。那女人匆匆看了眼本该是事主,却站在一旁打酱油的佳禾:“不好意思主编,我朋友刚学会开车,你朋友……没事儿吧?”

     佳禾抢先道:“没关系,也是我不好,不该站在入口地方等人。”

     女人仍旧小心陪着不是,过了好一会儿,才算是提心吊胆地上车离开,留了两人相对着。

     顾宇低头看她:“真没事?”

     佳禾努力微笑:“没事,刚才是你同事?”

     “可能是新来的,看着不是很熟。”

     他今天戴了眼镜,纯黑的金属框架,暗哑的光泽,斯文隽秀。

     还记得她刚进大学时,顾宇已经大四,是那届迎新晚会的主持。那时的他与踩着七寸高跟鞋的女主持谈笑自如,迷煞了一众初入大学校门的学妹。后来自己误打误撞成为他的女朋友,每日最大乐趣就是抢摘他的眼镜,看那双埋在眼镜后的眼睛,是如何无奈地看着自己。

     顾宇问:“来买东西?”

     佳禾点头:“乔乔说ipad1降价了,我来看看。”

     “来福士楼后的那个小店?”

     佳禾嗯了一声,盘算着借口离开。

     “记得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朋友吗?”顾宇指了指福州路方向,“我和他约了随便吃点东西,不过时间还早,先陪你看看ipad。”

     一句话,将她的安排彻底打乱。

     当初两个人谈恋爱时,都因为工作忙得昏天黑地,一个星期见不到面。那时佳禾真是日夜盼能有惊喜偶遇,却没一次成真,现在倒好,她本来是睡醒了随便来逛逛,却莫名其妙地从随性购物,变成了一次尴尬的旧爱同游。

     顾宇的陪游很尽职,直到准备付账时,还自然地掏出钱包拿卡。佳禾忙制止他,摸出自己的钱包摇了两下:“不年不节的,千万别送东西,我可不想日日惦记着还礼。”

     顾宇摇头一笑,收好钱包,让佳禾先验货,自己却出了门。

     店主和佳禾早就混熟了,随口取笑道:“这个不错,真不错。”

     佳禾笑笑:“别瞎说了,普通朋友。”

     她说完,低下头沉默地验货,白色的盒子,打开是漂亮的银色直板,依旧是苹果的标配充电器,简单干净。一层层地仔细拆开,她拿起每一样配件,似乎检查的极认真,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看些什么。

     直到顾宇拿着两瓶水再回来时,店主刚替佳禾包好了电脑,装进纸袋,自然地递给了他。

     买完东西已经是六点多,天朦朦黑着,无数车堵在马路上,绵延成了一条灯河。

     佳禾想要说自己该回去了,顾宇却已经先打了个电话,挂断后告诉她那边儿已经在等了,可能要快些过去,没有任何拒绝机会,她就被带到了那间饭店。包房里坐着七八个人,在两人进来时都无一例外地盯着佳禾,笑着让顾宇介绍。

     他将佳禾让到里侧:“我的大学学妹,佳禾,”说完,又看向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就是上次和你说过的,要给你介绍合作的编剧。”

     中年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他:“我记得上次你可不是这么介绍的。”

     “好,重新介绍,”顾宇笑着坐下,喝了口茶,“佳禾,我的初恋女友,也是我至今念念不忘的人,革命尚未成功,本人仍在努力。”

     男人哈哈一笑,夸了句小子够直白。此时,服务生忽然推开门,把几笼蟹粉小笼放在了桌上,热腾腾的蒸汽,隔开了众人暧昧的视线。

     佳禾握着茶杯,勉强玩笑道:“别乱说了,你不是在追廖静吗?”

     有人忍不住笑了两声,顾宇也是啼笑皆非的神情,看着她没说话,倒是那个中年男人先开了口:“怪了,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追我妹妹?”

     顾宇不以为意:“你一句多关照,倒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原来是……误会了。

     谈笑依旧继续,众人打量的眼神也渐淡去,她悄然摸出手机,准备上个闹铃,好给自己找借口离开,正在按下确认时,手机却意外响起来。

     陌生来电,却是一串熟悉的数字,她怔怔地看了半天,才接了起来。

     “佳禾,方便吗?”易文泽的声音,隔着电话极有质感,依旧听得心怦怦乱跳。

     本想叫声易老师,可这么多人在,终归不太方便。到最后她也只是淡淡地嗯了声,示意顾宇让下路,因为怕易文泽等太久,连抱歉都没来得及说,就把那些不熟悉的欢声笑语,隐晦调侃都抛到了身后。

     饭店里外都很热闹,她直到出了大门,才算是找了个安静无人的地方。

     易文泽始终安静地等着,如同在火车站一样,耐心好的不可思议。

     佳禾平复了一下呼吸:“易老师,不好意思,刚才在和朋友吃饭,不方便说话。”

     “没关系,如果下次不方便,你可以叫我阿泽。”

     “……好。”

     她靠上木质围栏,看着扶手电梯上的人来人往,继续道:“你身体好些了吗?”

     其实乔乔很负责,为了解说治疗情况,恨不得把易文泽的X光片都影印给自己,她知道他恢复的很好,可这时候不问这些,却又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今天刚出院,现在在车上。”

     “这么快?”她忽然紧张起来,“伤筋动骨至少要养上三个月,医生没有说什么吗?”说着说着,才发现自己操心的有些过了,不觉就停了口。

     “恢复的很好,但还不能太早走路,所以这次来上海,也是为了休养一下。”反过来,倒像是他安慰自己的语气。

     佳禾忽然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下意识重复:“你在上海?”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到,”那边停顿了一下,忽然问道,“你在吃晚饭?”

     佳禾嗯了一声,就听见电话那头阿清在抬高声音说着,要佳禾做东带自己吃些好东西什么的,不过刚说了三两句,立刻又悄无声息了。

     她这才明白过来:“其实还没开始吃,我本来只是想买些东西,正好碰上熟人,才被拉来吃饭的,”这种话听起来,倒像自己刻意找借口约他吃饭,佳禾不觉卡了下壳,断断续续地解释,“这里的东西不是很好吃,除了那个朋友,又都是不认识的人,多亏了你这句话我才能逃出来……”

     最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能停下来,重新组织语言。

     直到她没了声音,那边才说:“那么,要不要我再搭救你一次?带你吃些喜欢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