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开机会(3)
    右上角,是潦草的手写体:You Smile I Smile。

     四周一时静下来,易文泽就站在她右侧,举着杯茶,静看着显示屏。

     佳禾僵着笑,刚想要双击文件夹时,他却忽然伸出手,指着一个位置问:“这是07年的《VOGUE》封面?”

     “嗯。”她握着白色的鼠标,手心发麻。

     “阿清一直在找这期封面,”他略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有时间拷给她。”

     佳禾又嗯了一声,立刻双击文件,插上了U盘。

     U盘不停闪烁着红光,提示着连接成功。

     廖静忽然一笑,拿起花茶壶,伸手给对面的姜导添了杯茶:“没想到佳禾还是阿泽的粉丝。”姜导喝了口,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不说我都忘了,第一次见佳禾时候,她编审就提过,她做编剧就是为了有一天能给阿泽写本子。”

     我有说过吗?!

     佳禾有种胸口碎大石的冲动……

     易文泽笑了笑,转而用粤语和姜导聊起了佳禾的编审。大家都是聪明人,不过是编剧恰好是男一号的铁杆粉丝,很快就被他带过了话题,佳禾迅速拷贝好修改剧本,找个借口逃出了房间。

     直到在走廊上,她才觉得脸烫的发昏,真是丢人丢大了。

     从姜导房间走到自己房间,十步之内她做了十几种假设,怎么才能偷奸耍滑,换个编剧来跟组……直到看到乔乔缩在自己床上,她才算找回了魂儿:“你怎么来了?贝斯达人呢?”

     乔乔咬着后牙根:“他说有演出,不来了,”说完,用纸巾擦了擦鼻子,“他们这么好,放你先回来了?”

     佳禾幽怨看她,快速复述了自己刚才的窘况,乔乔立刻破涕为笑,拍了拍床,让她坐在自己身边,揽住她的肩:“潜规则他,你想想,易文泽情伤正浓,最适合男盗女娼。”

     佳禾立刻炸了毛:“你苟且不成,不甘心怎么着?”

     乔乔哀嚎一声,抱着枕头栽倒在床上:“大小姐我心情低落,请注意措辞。”

     “从你大二失恋害我半夜爬墙出去开始,这辈子别指望再听见好话了。”

     乔乔笑骂了声,抱着枕头,开始摸起手机拼命发短信。

     佳禾被她这几句一搞,三魂七魄终于捡全了。

     有些事情总是亘古不变的,比如男女一号总有绯闻,比如乔乔总是逢恋必失,再比如佳禾那超强的自我安慰功能。她甚至慢慢地,开始感叹起易文泽颇有风度的反应,不愧是自己偶像,连这种尴尬局面都能化解……

     “他都红了十多年了,连我妈都是他的粉,你别以为做个编剧就了解娱乐圈。萝卜在缸里泡两个月就是咸菜,人在染缸里泡二十年,早被坏水腌透了。”乔乔说完,倒头就睡,编剧的作息是晚三早十,她可是要七点就爬起来定妆,耗不起。

     第二天早上七点,佳禾还在昏睡时就被小欧电话闹醒,接起来那边已经快哭了:“乔乔在不在你那儿,她手机关机。”佳禾把手机扔到乔乔脸上,继续蒙头睡觉,听着乔乔叮呤当啷地折腾了十分钟,才算是安静下来。

     正在周公不计前嫌,准备再次收容她时,手机又骤然嗡鸣。

     “不要在九点前电话我,”佳禾连眼睛都睁不开,“我会缺觉致死的……”

     “疯了,你猜我看到了谁。”乔乔不顾死活继续呱噪。

     “……”

     “顾宇。”

     “……”

     “就是那个本来是个小记者,后来走了狗屎运爬到杂志主编,把你甩了的顾宇!”

     “……我知道。”用这么详细重复一遍吗?

     “他亲自带着记者来给廖静做专访,我发誓,绝对有猫腻!”

     “……然后。”

     “廖静提到你的名字,他竟然要给你让你一起做采访,我给拒了。”

     佳禾摸着手边的电脑,开始放歌,让自己彻底从梦中清醒过来。

     “算了,他要给人情我们就接着。”

     缓缓而出的歌是《趁早》,张宇翻唱的版本更显凄冷,佳禾问清房间号,挂了电话缩在被子里,挣扎了很久才摸到衣服,一件件套上。她恍恍惚惚地,边哀叹这种意外巧合,边自动自发将这种天雷情节纳入了大脑的素材库,旧爱搭上女明星,多么够料,观众绝对攥着拳头等女主爆发。

     爆发?她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想起自己和顾同志已经五年没见了。

     门当户对适用于任何时代,当初她一个小记者,总不能指望杂志主编守心如旧吧?娱乐圈是明着潜规则,媒体圈是暗着滚床单,婚就是用来搞外恋的,腿就是用来劈的。

     其实,当初分手时她真的没有多痛苦,估计是因为自知,她的感情观历来是“识相”,人进一步,我进半步,人退一步,我退三步。

     所以在顾宇要退时,她已退得无路可退,只能彻底退出了那个圈子。

     万豪酒店老板很会做生意,大厅和走廊的中央空调是常年关闭的,冷得渗人,她搓了搓手,将围巾裹了三圈,才沿着走廊走到那间房门口,轻叩了几下门。

     昨晚因为太窘,她四点半才彻底睡着,此时出门真是周身困顿外加二月霜寒,爽透了。

     开门的是乔乔,她对着佳禾呲了一下牙,将她让了进去。

     因为是专供化妆,这间房空调很足。

     里边人正在忙碌着,女一号却坐在外间,等着接受采访。她早早上了妆,高髻唐装,很是养眼,握着个话筒,正低头看早准备的稿子。一个年轻小记者立在一侧,坐在廖静身侧的人穿着妥帖的西装,没有打领带,侧脸很是隽秀,正在低声和她讨论着细节。

     “顾老师,”乔乔皮笑肉不笑,“我们编剧来了。”

     顾宇抬起头时,廖静也放下了稿子:“佳禾,听顾老师说你们以前是同事?”

     “很久以前是,”佳禾静看着顾宇,“做记者做不过顾老师,只能转行谋生了。”

     顾宇亦是回视,却笑而不语。

     “那正好,等下我们和阿泽一起拍个照,和定妆照同时发布。”她说完,对着顾宇柔笑了下,娇而不媚,恰到好处。

     “佳禾一直都很迷易文泽,”顾宇清了清喉咙,笑说,“这次也算是缘分了。”

     “原来你也知道?”廖静笑出声,“昨天姜导也说起来,佳禾就是为了阿泽才入行。”

     顾宇颇有兴趣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佳禾。

     “你知道的,我十三岁就喜欢他了。”佳禾老实地说出事实,却像是用这句话告诉他,若按先来后到来说,你顾宇绝对不是第一个。

     乔乔按了下额头,啼笑皆非地给了一个眼色。

     她感觉到微妙气氛,才猛地回头看化妆间方向,易文泽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穿着一袭月白古装,眼中带笑的看着他们。轻袍缓带,眉目如镌,竟看得佳禾有些分了神,脑中只想起了本子上的那句话:纵是年少风流可入画,却也自成风骨难笔拓。。

     此时的她,裹着厚重的羽绒服,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因为一直说话忘记脱下外衣,脸已经有些热得发红,落在旁人眼里,自然多了些别的意思。

     廖静是个聪明人,立刻嗤嗤的笑起来:“阿泽,被粉丝如此近距离告白,什么心情?”

     易文泽笑意渐深:“很荣幸。”

     这种采访很简单,其实稿子已经事先做好,刚才顾宇和廖静的沟通,也只是稍作调整。若是懒一些的记者,大可以向剧组要照片刊登,根本没必要跑这么一趟,这些佳禾自然明白,也难怪乔乔说里边有猫腻。

     当然,对于剧组来说,有主流媒体的助力,求之不得,谁又去管这里边的你来我往?

     最后拍照时,廖静真没忘拉上佳禾,被她反复说不合规矩拒绝了。她坐在一边,困顿地低着头,考虑着是不是要回去补觉的时候,那边已经拍完照,易文泽却忽然站起身,走到佳禾身边坐下:“乔乔,麻烦替我和佳禾拍张合照。”

     众人皆愣,易文泽伸出手,自然地揽住佳禾的肩,微微一笑,旁若无人。

     轰地一声,她脑子里只剩了一个念头,不愧是自己偶像,连替粉丝打击旧爱的活都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