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控不住心动(2)
    佳禾下意识想抽手,却忽然被握紧了,下一秒易文泽又松了力。可就是这个动作,她就再不敢抽出来,鼓足勇气,让自己镇定再镇定。

     易文泽看了周俊一眼,颔首说:“你好。”

     周俊忙四处摸手机,然后立刻探出半个身子,笑得热情:“易老师,我一直是你的粉丝,从小就看你演的电影。”易文泽点头,示意他继续说,可就是这么个平淡的神情,反而让人更有压力,佳禾看着都为周俊捏冷汗。

     电影已经开始,立体回声立刻湮灭了所有的杂音,四周人都安静下来。

     因为有了光,周俊这才后知后觉看到两人握着的手,有些发懵,然后立刻重新绽笑:“我和佳禾是好朋友,听说易老师开了制作公司,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佳禾暗自磨牙。

     往易文泽身边蹭了下,该死的,都快趴到自己身上了。

     易文泽继续礼貌点头:“希望有机会合作。”

     很官腔。

     完全漠视了他拿起手机,想要讨要号码的企图,周俊似乎还在犹豫,佳禾已经轻咳了声,继续往易文泽身边蹭了下。这动静太大,周俊终于收到被嫌弃的信息,一咬牙还是说道:“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留个号码,以后有机会再来天津,我请您吃饭。”

     佳禾愤恨看他。

     你也就是个男的,要是女人打爆你的头。

     厄……

     男的似乎也有些问题,现在人都比较开放……她扫了眼周俊趋近整形过的尖下巴,偷偷看了眼易文泽太漂亮的眼睛,还有在自己心里万年不老的脸。其实真的不老啊,谁让你那么早成名,不过三十几岁,谁遇上都说句从小看你电影,搞得像五十几岁似的……

     易文泽笑了笑:“我不习惯留私人电话。”

     说完,他终于对上佳禾闪烁了无数言语的眼睛,佳禾马上心虚地扭头,镇定地看电影。

     周俊终于懂得了什么是识相,乖乖坐回去看大屏幕了。

     过了会儿,佳禾才小小声和易文泽咬耳朵:“太崇拜你了,我怎么就学不会拒绝人?”

     他从身边拿起一瓶水,拧开递给她:“慢慢就会了。”佳禾接过水喝了口,刚才准备和他要瓶盖拧上,易文泽又随手在她腿上放了大桶爆米花……佳禾愣愣看爆米花,这是什么时候买的?影院赠送给演员的?

     因为画面的转换,光影不停交错着,佳禾又灌了口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好,感觉太不真实了,我总感觉自己像在演电影……”易文泽眼睛挂着笑,低声说:“我有很多缺点,慢慢就会暴露的。”然后接过她手里的瓶子,又握住她的手,转头继续看电影。

     哪里有缺点,明明就是高大全……

     佳禾看他眼睛里不停闪着光,抓起一个爆米花,刚想塞嘴里,又觉得不对,只能小心翼翼地递到他面前。

     他笑着咬住,吃了下去。

     指尖碰到些温热,佳禾心颤了下,忙抓起一颗塞到嘴里冷静。

     多好的片子啊,可看了整整两个小时,她愣是不知道自己看了什么。原因很简单,两个小时期间易文泽握着自己的手,挪动了三次,从轻握,到五指交握,到最后拉到自己腿上放着,佳禾虽从未敢坐过过山车,但发誓这过程绝不输于那种刺激。

     她瞄了易文泽无数次,看他看得认真,也不敢抽回手。

     直到结束前,易文泽才低声问她:“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佳禾刚想点头,想起被自己停到某小区的车,只能郁闷地压低声音:“我要去取车,停得地方太复杂,估计除了我没人找的到。”

     “好,我先回酒店,你到了来找我。”

     说完他才放开手,站起身先离开了坐席。为了避免遮住后排人,他很礼貌地弯下腰,可这剪影太醒目,就这么快速离场,仍是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到彻底散场了,佳禾才抱着爆米花站起身,周俊立刻笑着问要不要帮她拿,那语调就像要帮着扛煤气罐似的。佳禾匪夷所思看他,说了句再见就要走。

     “你和易老师是……?”周俊戴上墨镜,故作神秘问她。

     佳禾对他笑笑,没答话。

     废话,不是……还拉着手,难道他还需要被我潜规则,才能有戏演?

     直到出了电影院,她琢磨了半天也舍不得扔掉爆米花,索性抱着就去开车。二十分钟后,当她在小区绕了三圈也没找到车时,终于悲催的发现自己迷路了,最后只能拨通易文泽电话:“你车牌号是什么?”易文泽报了个数字:“出什么问题了?”佳禾掩不住的沮丧:“找不到车了,准备问清号码,让保安帮我找。”

     那边沉默着,佳禾赶忙挂了电话。

     直到进了酒店,她刚才走过旋转门,就看到换班的几个工作人员走过来,其中一个还就是给她登记的前台,看到她立刻笑着问:“怎么样?看到易文泽没有?他今天首映式呢,我都没赶上。”佳禾嗯嗯啊啊着,说自己出去开会了,也没看到。

     她刚才走出电梯,手机就开始拼命叫起来。

     竟然是久未有消息的乔乔同学。

     那边先没说话,只抽泣了一会儿,佳禾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乔乔同学又失恋了。她默默等了会儿,直到乔乔抽抽嗒嗒地哼了声,才问:“这次又为了什么分手?”

     “你怎么知道……”浓重的鼻音,丝毫挡不住她的惊讶。

     “猜的。”哭成这样,除了失恋还有什么。

     “我知道你现在是非常恋爱时期,”乔乔诚恳认错,“可是我打电话给萧余,她三句话就给我拍回来了,我这才找你寻求安慰的。”

     佳禾立刻来了精神,毒舌萧余不是吹的,三句话就解决了?

     “她说什么了?”

     乔乔愤恨:“她说‘你和每个男人都分手七八次,我都听烦了,下次分手半年了再告诉我。’你说她绝情不绝情?太可怕了。”

     佳禾闷声笑:“绝对的真理。”

     乔乔继续抱怨:“我知道她毒舌,可我就需要她毒舌啊。然后我就低声下气对她说‘我就想听你骂我,骂清醒了就行。’”

     “她说什么?”

     “她说‘滚,这男的我都骂三次了,没新词儿了,下次请录音回放。’”

     ……

     “第三句是什么?”

     “‘再见’……”

     “哦,”佳禾懂了,“所以你就来骚扰我了?”

     “我必须倾诉,太憋屈了,”乔乔急着说,生怕她也挂断,“你知道吗?他太可怕了,今天问我如果结婚,会想要什么。我想着他现在事业刚起步,就很体贴地说一个小钻戒就可以,很小就可以,只要有个纪念意义。”

     “要求很合理啊,”佳禾不解,“他不是台湾第一贝斯手吗?一个小钻戒买不起?”

     “是啊,”乔乔愤恨,“他竟然立刻大怒,说我嫁给他就是为了钻戒,然后你猜他说什么?”

     佳禾窘然:“你这个男友是极品,我猜不到。”

     “他竟然说,好,我送你钻戒,那你也要送我东西,我要十万的表。”

     ……

     “你用你文艺腔,安慰我一下吧。”

     佳禾正走到易文泽房门口,轻敲了几下门,易文泽一露脸,她就用口型说了句‘乔乔’,继续边打电话,边走了进去。

     “那什么,”她认命地想了想,“你要很历史宏观地思考一下,失恋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说穿了,生活还是要继续,最多是身边换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错诶,”乔乔沉吟了下,“下次更新到围脖上,我也文艺一把,你再多说两句,我半个月的QQ签名就有了。”

     佳禾沉默,再沉默:“你把我当枪手,当习惯了?”

     乔乔嘿嘿一笑,默认了。

     那边抽抽嗒嗒又说了半天,终是挂断了。

     房间里只开了盏壁灯,易文泽坐回沙发抽烟,笑得很有深意。佳禾被他笑得心虚,琢磨着刚才自己的话,是有那么点儿不大好,于是讪笑着把爆米花放在玻璃桌上,拿了瓶可乐:“乔乔失恋了,我在安慰她。”

     潜台词是,说什么都不是我本意,绝对不是我本意。

     “那个男人太极品,自己问乔乔结婚要什么,乔乔只说要个很小的钻戒,他竟然就发火了,说乔乔结婚就是图他钱,”佳禾啪地一声打开可乐,小喝了口,感同身受地控诉,“他竟然还说,既然乔乔要他送钻戒,那乔乔就要送他十万的表。”

     易文泽嗯了声:“和她说,下次配眼镜找个好点的店。”

     佳禾把这话绕了一圈,才听出意思,不禁笑了声,忽然想起明天就周一:“你约了刘导没?”易文泽按灭烟:“他明天来天津,大概会有两天。”

     佳禾长出口气,才算是彻底放心,她走到窗边看外边灯火,正想问什么时候回北京,就被易文泽从身后彻底环抱住。他一只手环住她的腰,托起佳禾的下巴,力道很轻,却让人心颤得厉害。她就这样半仰着头,从灯火阑珊的繁华,一路跌进那漆黑浓郁的眼中,任由他吻下来。

     他的手很烫,两个人的呼吸慢慢地乱了套,早已分不清彼此。

     佳禾只觉得昏昏乎乎地,却又觉有哪里不对,是哪里呢?

     是了,房间里始终在放着音乐,可这声音怎么听着都熟。几乎要失去意识时,她才猛地想起来,这是自己电脑的音乐。走得时候没关电脑,就一直是循环着这首歌,Word也没关,自己从来不设待机……

     完了,激情戏……Word里的激情戏……

     全被他看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那啥,我数了下= = 这是第五次深吻……乃们就要肉肉了……

     鉴于广大人民群众对肉的渴求……俺决定悄悄减少吻戏……以建立纯洁的和谐社会……抱头蹿

     ps.这周是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