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挡不住彷徨(1)
    那么细的手指,紧攥着他的手掌。

     那一脸正色,倒不像是暧昧求欢,完全一副肇事赔偿的表情。

     佳禾看着他视线下移,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忙又把手臂抽回来,裹在被子里拼命后悔。太,太,太冲动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昨天可是酒精、月光、深夜,三大浪漫元素刺激下才有的勇气。可现在,她瞄着易文泽的影子,可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啊……

     易文泽忽然放下衬衫,她立刻抖了下。

     完了,完了。

     她咬牙硬挺着,满脑子都想着他会不会误会自己,误会自己是那种纵情声色毫不在意的人。房间太亮,两个人又这么对着,她更觉得浑身的血拼命往上涌着,只想解释其实自己真的……还没有经验。可话还没出口,就被他淬不及防的搂住,她险些跳床,可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似的,根本没有任何移动的可能。

     算了,横竖都是一刀。

     她心一横:“你能不能,一会儿循序渐进一些?其实……我可能和你想的有点儿不一样。”

     这样的阳光普照,这样的距离,怎么感觉像是在做□片的预热沟通?

     他用手捋顺她的长发:“你以为我是怎么想的?”

     佳禾想哭,都这么直白了,竟然还问?

     “我是说,可能,也许,”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我不就是交过一个男朋友,怎么就这么难解释?!谁说交过男朋友就一定会那什么的?她往被子里缩了缩,“其实,那什么,昨天我是喝多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主动。”

     明明该是喜滋滋甜蜜蜜地说出来,怎么反倒是罪大恶极的感觉?

     “我知道。”易文泽在她耳边说。

     话说完,一个脸是越来越红,一个笑是越来越深。

     真知道?我可是话中有话的……

     她还想解释,就被他平放在了床上,立刻抓紧被子,拼命想着不紧张不紧张。直到易文泽抱住她,吻上来,她还迷迷糊糊地想着,不紧张不紧张……其实她并不知道,自己因为紧闭眼睛,整个脸都皱成了一团,像是刀俎间的鱼肉。

     没有开空调,她体温在迅速攀升,两个人的呼吸渐渐搅合在一起,不知是谁打乱了谁。周身浮了层薄汗,黏腻潮湿,她不知何时已抓住了他的手腕,细微的脉搏,竟在指尖的感触下变得如此清晰。

     “我十二点要出去,”他终于撑起手肘从她身上离开,笑着说,“一个小时太紧张了。”

     不合适的时间,不合适的时机,他不想这么仓促,也不需要这么仓促。

     佳禾这才如梦初醒,翻来覆去思量这话,腾地一下脸就彻底变番茄了。

     她没吱声,也没睁眼。

     直到床陷了下,才感觉周身一轻,她这才如梦初醒,终于敢去看时,他已经进了洗手间。

     呼。

     庆幸,失落?还真是纠结啊……

     就隔着一个门,直到有水声响起,她立刻从被子里爬出来,飞速穿好衣服。正襟危坐了一分钟又觉得不妥,忙去规规矩矩把床铺好,再把他的衣服都理好,弄得没有半点儿奸情的味道才算安心。

     继续正襟危坐。

     他忽然叫她。

     佳禾忙狗腿地跑到门口,问怎么了?帮我拿件干净衬衫和裤子,他很正常提出了要求。衬衫裤子啊……佳禾重复了一下,很自然地蹦出要不要拿内裤的问题,好在迅速收住,只给了他说的衣服。

     直到晚上吃饭时,他才提起自己第二天就要进组,开始新电影的拍摄,所以今晚会夜航直接离开北京。佳禾傻看着他,有些回不过神。

     眼睛眨啊眨的,憋了半天才问:“怎么不早点儿说。”

     一进组,就是好久不见,自己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我给你发的工作安排,你没有认真看过?”

     佳禾啊了声,立刻明白自己疏忽了,也就是他发过来的时候甜蜜了下,可的确是没有认真对过时间。她低头切菜,咄咄地声响,都快追上心跳了。

     “对不起,”直到菜快炒熟了,她才主动认错,“我没认真看。”然后随手拿起调料瓶,挖了一勺就要往锅里倒。

     “拿错了,是糖。”易文泽善意提醒,看着她手忙脚乱地找盐,只觉得有趣。

     其实他是有意没提,免得她昨晚就开始惦记这件事。

     “这次要多久?”佳禾终于找到盐罐,挖了一大勺就要撒,又被他按住手。

     他把勺子里的盐倒回去大半,才替她撒了进去:“大概两个月。”

     两个月啊。

     佳禾有些心不在焉地哦了声,炒了两下,关火出锅。

     仔细回忆那工作排期,的确很忙。拍戏的话,他一向是认真的人,肯定不能频繁探班让别人非议,她努力算着日子,两个月过后都该是秋天了。

     以前总被人夸腿细穿裙子好看,前几个月逛街的时候总是自然而然地买很多裙子,长的短的各色的,萧余被吓得嘲自己要开淘宝店,其实不过是盘算着接下来一整个夏天,在他身边都能有裙子穿,穿给他看。

     两菜一汤,她的手艺其实很好,可最后一道菜明显火候过了,味道有些老。

     临行前一顿饭竟然做成这样,她有些沮丧。今天下午特地趁着他不在去买了三天的菜,看来都要浪费了。吃完饭,她才说要不要送他走?易文泽从客厅拿行李,说也好,正好你在北京没有车,可以开我的。佳禾看着他拿行李,才注意到应该是昨晚就已经放在这儿,根本没有开过箱,自己竟然一直没看见。

     送走他,回家时才去仔细研究那工作排期,竟发现他还细心地在这两个月上标了红字,提醒自己是‘夜戏偏多’。通常电影都要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夜戏,既然他能特意标出来,那估计要更多了。

     然而这四个字,她反复想了半天,却莫名冒出了很多想法。诸如他刚才康复,这么拍戏是不是吃得消,诸如自己探班是不是更麻烦了……

     永安顺利上星,似乎反响不错。

     正好那部改编剧时间很赶,她就彻底日以继夜陷入了疯狂工作状态。直到有一天萧余实在忍无可忍了,拎着阳台上的衣服问她:“我说,你新买的那些裙子都变卖了?怎么一整个月,就是两件衣服换来换去的穿,连我都审美疲劳了。”

     佳禾自从扒开两眼,就在打字,这才森森然看了她一眼:“你看看一句好对白影响力多大,这句‘审美疲劳’都快进辞海了。”

     然后回过头继续打字。

     萧余觉得自己是鸡同鸭讲,只能把干衣服扔到沙发上:“你那部戏不错,我天天上班就听人讨论剧情,都快精神分裂了,真想贴个便签在脑门上,”她义正言辞拆开薯片,“我不看狗血电视剧,不要和我说什么易文泽。”

     易文泽三个打字,在佳禾眼前闪了闪。

     她一卡壳,彻底忘了要写什么了。

     “我都没看见你打过几个电话,难道是行业限制,都忘了怎么谈情说爱了?”萧余从冰箱里拿出整个西瓜,切成两半,扔了一个在佳禾手边。

     我也想啊。

     佳禾苦闷拿起勺子,在西瓜上转了个圈,整齐地挖下一整块:“他大部分都拍的是夜戏,白天要睡觉,晚上要拍戏。”萧余哦了声:“那你就下午打呗。”

     “可我摸不准他哪天是白天拍,”佳禾咬了口西瓜,沁凉入口,却瞬间冰得牙疼,完了,又要看牙医了,“有一次下午打过去他就在片场,别提多窘了。”

     萧余语重心长,拍了拍她的肩:“星嫂不好做啊,不好做。”

     其实她算算时间,也琢磨着该去探班看看他了。可跟组和探班完全是两回事,她一想起自己出现在片场,难保不见到些熟人,也难保不见到些他拍各种危险动作、激情动作,就有些怯场。最后还是在消灭了半个西瓜后,给他发了条短信:你还在四川吗?

     发完,她有些忐忑地等着,可好久好久,也没有回来。

     片刻失落后才给自己找了理由,在拍戏在拍戏,一定是在拍戏。

     因为那半个西瓜,她顺利去了协和医院。

     其实这里的口腔科一般,但却是离的最近的,佳禾挂完号坐在候诊室里等着,熙熙攘攘的人声很吵,心烦气躁下,牙更疼了。她始终握着手机等着,生怕他有空回过来的时候自己没看见,错过了他的休息时间。

     直到医生给她检查,还是握着手机,那医生哭笑不得看她:“小姑娘,在等面试电话啊?”

     佳禾忙说没有,这才把手机放到包里,躺到了床上。一系列检查下来,坚守了三年的牙算是要彻底拔掉了,医生说着今天排满了,要不要约明天的时候,正好有短信声进来。

     她忙对医生说不好意思,很紧急的,然后从包里摸出手机。

     很简单的两个字:还在。

     佳禾犹豫了下:我想去看看你。

     等了半天,还是没回话,医生看了看门外,提醒她还有病人,让她和护士预约下时间,明天来拔牙。佳禾等不到消息也不敢答应,只能问过几天行不行。估计这医生没见过这种反反复复的病人,有些笑不出来了,只冷下脸让她去和护士预约,顺便提醒她不拔的话接下来几天肯定会很疼。

     当然疼,现在就疼得要死了。

     因为是下午,候诊室人渐渐变少了些,直到最后剩了她和几个老太太,就再没了其它人。护士看着差不多医生要下班,走过来挨个询问情况,佳禾想了想还是没预约时间。

     下班时间,路上堵得要死,她好不容易一步一挪到加油站,正探头说工作人员说话时,手机响了起来,下意识想去接时,那个小伙子忙说:“这里不能打手机。”

     她这才反应过来,犹豫着掐断了电话。

     过了会儿,就进来一条短信:我明天在成都,媒体见面会。

     明天呵……佳禾滋滋吸着气,真是疼死了:好,我明天去成都。

     作者有话要说:抚胸,勤劳地俺~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