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混沌生
    滴·滴··滴···一个30岁左右蓬头垢面的男人迷糊的从睡梦中惊醒,嘴里嘟囔着迷迷糊糊的起床气,仿佛这个世界待他并不是那么友好,坐在床上弯腰驼背的姿态就像一尊表达懒惰的行为艺术雕像,片刻过后他一激灵。匆忙从床上爬起穿上衣服,跑去洗手间开始收拾,显然是开始准备一天的【新生活】。

     “妈的,今天是我【鹏哥】的生日聚会,我怎么还睡懒觉,哎,去晚了那么多不认识的社会人士肯定会取笑我取笑鹏哥的。”

     这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在卫生间片刻的收拾,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穿着笔挺西装,头型整齐的【老板样】,人靠衣装话虽没错,但是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是遮不住的,这位【老板】显然没有作为老板的潇洒样,更多的是疲倦,不属于清晨的疲倦,这种倦意好像是长久以来生活的【不好过】,亦或是事业的【不顺利】造成的。

     铃·铃··铃···“鹏哥?我···我在路上呢,稍微有点堵,马上就到了,【您】···咳·咳咳稍等啊。”挂断后“呵,我还真是贱到骨子里了,都是哥们兄弟,怎么还随口说了句您呢,真尴尬。得抓紧了。”

     “运气真好,这个时间家门口居然还有出租车,看来老天还没有抛弃我,哈哈,真棒极了。”

     “师傅,去市里的海鲜大酒店,···多少钱?”

     “哎呦,大酒店昂?!给60吧。”

     “啊?平时都是50的,怎么又60了?师傅您可不能说变脸就变脸昂,都老顾客了昂。是吧哈?”

     “看你今穿的【人模狗样】的,怎么还墨迹这10块钱昂。哎服了你们这些【老板】了。越有钱越抠!行啊,看你老坐我车这次就算你50吧。但是下次得60了昂。现在都这价了。时代在进步,我们出租车司机也是得吃饭的,涨点钱不过分昂。”

     “哈哈,好好好,您还紧跟潮流呢。您受累开快点我赶时间。谢了您。”

     “怎么着,跟那女生还有联系呢?两人约会去?哈哈挺好,”

     男人陷入短暂的沉默,打断了出租车司机兴致勃勃的闲聊。这一刻仿佛车里老式cd机放的歌都那么清晰了。那是一首罗大佑的【童年】欢快的节奏跟车里的安静格格不入。

     随着歌词【老师说过寸金难买寸光阴~,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沉默良久的的男人开口说了一句显然是思考了很久的,又带些哽咽的话。

     “我们分开了,她嫌我不上进,嫌我不为了我们一起苦苦经营的饭店争取【生机】。”

     “哎呀,你看我这嘴,哪壶不开提哪壶。哈别提了。对了你那饭店怎么样了?最近咱这片新饭店开了好几家了,整天放鞭炮的。拜这些热闹所赐,我出租车生意最近很火爆昂。”

     “饭店还好吧。现在店里装修什么的也老旧了。一个月能毛毛5万块钱吧。”

     “哎呦,这可不行啊,你这饭店前些年开业的时候,我还经常在那附近蹲活呢。那可谓是热闹非凡啊。你那几个兄弟个个那个精气神,嘿!足的啊,还有你那忙前忙后帮忙张罗客人的女朋友,咳咳··不提这段了,哈哈,当时我都想以后就在你店门口驻扎专门跑出租了呢。哈。你得努努力啊,挺好的一个饭店。”

     “好”随着男人的一声冷冰冰的的回答,俩人结束了这段不怎么开心的闲聊。司机倒是也用心在尽快赶到目的地。随着目的地的到达,男人稍微恢复了些许精神,结账,跟出租车司机道别,快步进入了大酒店的大厅。

     迎宾员见到身穿正装的男人更是不敢怠慢,连忙询问。

     “早上好,先生,请问您有预定吗?”

     “有,王总订的包间,带我去。”

     “哦哦!王鹏!王总的包间昂!您是他的客人昂?!好,我这就带您过去。”

     迎宾员,急忙的用无线电通知电梯工作人员,告知他们有位王总的【贵客】,请把电梯打到一楼带这位先生上去最上层的[SVIP包间],然后迅速引路把这位客人带到了电梯口,恭敬地送入电梯。

     这一切都是这么浮夸,严肃。被这么一折腾,怕是一般人就吃不下去饭了,知道的是来大酒店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接待国家领导人呢。但这就是这个社会讲究的牌面,也是人人追求的牌面,有的人得到了牌面,活的【潇洒】,有的人渐渐丢失了属于自己的牌面。在妄图得到更大的牌面的路上渐渐迷失,成为了别人的牌面,一个【背景】。

     服务员恭恭敬敬的帮男人拉开了包间的门。一个气派,且豪华,但又无不显露着浮夸和做作的一个大酒店的【SVIP包间】。屋中间摆着一张气派的圆形大转桌。中间摆着艳丽的鲜花,桌子的对面有一个格外显眼且被众人簇拥的男人,也是迟到匆忙赶到酒席张宇的兄弟,王鹏。

     尴尬的入场,仿佛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迟到的人。王鹏举杯与众人畅饮之后,眼睛一斜看到了赶来的张宇。劝众人回座位吃好喝好后。走到张宇身边,并拿了一只盛白酒的杯子。大声跟众人热情介绍着张宇。

     “大家停一停,我说几句,哈哈,这是我兄弟张宇。我【宇哥】,在东城那有一家餐厅。人好,饭店的菜也香。给大家介绍介绍,大家认识认识,有时间各位带着亲戚朋友什么的去我兄弟的饭店多捧捧场昂。”

     “欧了!王总的兄弟开的饭店必须得赏光去那尝尝昂。我们这商业场上的人局多,就怕您王总兄弟饭店容不下,哈哈。”

     “哈哈,您这话说的,您带人来捧场我张宇就算是不接待散客也得接待您昂是吧,哈哈,别的不多说了,我来的时候路上堵车,来晚了,各位,自罚一杯!”

     说话间张宇将王鹏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众人皆叹服王鹏的兄弟好酒量,但真情况只有他们兄弟才知道。王鹏早知道张宇迟到会一路小跑赶到,肯定气喘吁吁口干舌燥,如果这时候再来一杯白酒下肚,太折腾兄弟了。所以早早换成了白水,一来可以借此自罚一杯更好的融入这个圈子,二来可以适当解渴。平息下喘息。这些举动无不透露出兄弟情。就像年少时,张宇对稚嫩的王鹏在酒局上的照顾一样,他们兄弟俩相视一笑,只是时隔多年,照顾和被照顾的人互换了。随即回到各自的座位上,扮演起自己的角色,为了自己的目的开始陪酒。

     枯燥无味的酒局时间过得缓慢,随着一次次的被灌酒,迷糊的意识好像令时间过得快了起来,终于结束了这枯燥的酒局,众人散去,剩下张宇和王鹏。俩人脸颊因喝酒过多而变得通红,但是带着笑意,虽然这笑意略显苦涩。

     王鹏成功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和这帮生意伙伴借着这次喝酒,联络了感情。以便于以后公司的合作。

     张宇得到了许多的人脉,这无疑会对他饭店生意有不小的起色。但是为了回报王鹏给的这次的好意,替王鹏喝了很多的酒,虽然医院禁止肝脏不好的张宇喝酒,但为了生活,张宇这次还是喝了许多,这也不是被医院警告的第一次了,像这样的酒局,张宇和王鹏不知都参加了【几百次】了。

     酒后王鹏似乎卸下了身上的架子,像个混小子一样,把腿搭在饭桌上和张宇闲聊。

     “我想兄弟们了,有时间【聚聚】吧”

     这句在平常不过的话,在张宇的心中回荡,他一下子酒醒了一样,哽咽着回答。

     “好”

     张宇等王鹏这句话,等了好久好久了。张宇以为,现在这个身份的王鹏,或许不想再沾其他的兄弟了。没想到还想着兄弟们,还像当初一样,想念着我们5个人在一起嬉闹的样子。

     随后醉意还是控制不住的涌上了头顶,张宇又醉死过去了,不久王鹏的司机带着服务员搀扶着张宇和王鹏,回了他们各自的家,安顿好,才结束今天的工作,下的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