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待腐朽
    张宇和浩然兄弟俩酒足饭饱后,便快步前往他们兄弟中作为【大哥】的旭晨家,准备施展软磨硬泡好拉着他去晚上的聚餐,张宇本想一通电话通知一声时间地点,到了饭店叫旭晨直接过去的,但电话打过去说明致电的来意,便被婉拒了,意思是哥几个也有段时间没见了,听说王鹏现在当老板了,怕架子太高,去了尴尬。

     旭晨觉得张宇和王鹏现在长混在一起所以就不想掺乎【他们】的局了,张宇也不想和电话里和【大哥】闹,就说了句以后再说,匆匆结束了这不愉快的电话。

     “宇哥,你说大哥啥意思昂?我这【放出来】没多久,他会不会不想和我掺乎了?”

     “我觉得不会吧,这么多年的哥们了,咱大哥从初中就不喜欢掺和饭局,就乐意在家里待着,和去上班的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

     “咱大哥还干修车呢?干得怎么样了?大哥手艺【不错】昂,现在是不是混的也不差?”

     “大哥他以前上班的地方是不错,但你进去之后,修车厂觉得大哥是老油条了,天天就修那点活,没什么发展的意思,所以就把他辞退了,现在去了一个小一点的修车店,工资不高,但好在还很【安逸】大哥待得还行”

     “哎,可惜那么好的手艺了”

     “呀?浩然你还说起大哥不好了?你自己不可惜咋地?哎,咱都可惜了,早知道那时候就应该一起想办法干个营生,一起挣钱。”

     “谁说不是呢?如果毕业那阵子,王鹏答应一起合伙干饭店,那你那饭店就会是现在这规模了,当时还说什么哥几个不能一起做买卖?我现在想想就觉得可笑,他是不是早就有路子自己可以飞黄腾达?诚心不想带着兄弟们一起挣钱?”

     “别乱说,王鹏其实很照顾我饭店的生意,肯定没你那意思,你想多了。”

     “呵”

     张宇和浩然溜达了不大会,就到了大哥旭晨的家门口。敲了敲门。

     “谁啊?”

     “嫂子,是我张宇,和浩然,找大哥商量点事。”

     随后开门把他们招呼进了屋里,旭晨的老婆倒是对他的这帮兄弟很恭敬,一副居家【贤妻良母】样的女人,和旭晨这种喜欢与世无争性格的人倒是很配。

     进屋后听到来客人的旭晨从屋里出来,蛮惊讶的看着来找他的兄弟俩。

     “你俩怎么来了?,也是挺长时间不见了吧,来叙叙旧?哈哈”

     “电话里喊你你也不出来,这不想着当面和你说说这事吗?而且你不打算让我和浩然落座吗?大哥?”

     “你看我这,哈哈,坐坐坐,媳妇!给我俩兄弟倒杯水,张宇你那时候给我打的电话我还真挺好奇的,怎么忽然想起来聚会了?”

     “内天我和王鹏在饭局上,王鹏醉醺醺的说想咱们了,所以联系了今天晚上说聚聚,我这也挺想咱们几个老哥们一起聚聚了,就早早的去找浩然给丫折腾醒了,带来一块劝你一块聚聚去的。”

     “哎,说真的我挺不得劲的,怕去了饭局,吃的都不是个滋味。太别扭了,不如在家歇着呢是吧?话说然弟最近咋样昂?”

     “我昂?过得也就那样,哈哈。大哥我觉得你应该去和我们一块聚聚的,其实我也怕尴尬,人家都王总了是吧,咱俩正好做个伴,哈”

     “大哥我觉得你还是和我们一块去吧,现在王鹏路子多,你这天天修车,日子过得跟水管子滴答水一样,多没意思,咱聚聚问问王鹏有什么别的路子之类的在从长计议。”

     “张宇昂,你也知道我,我就不乐意干什么别的麻烦的活,找个厂子修修车,日子平平淡淡挺好,我也【习惯】了平淡了,年轻时就不乐意折腾这些局什么的,现在更是不得劲,哈哈,别怪哥哥”

     “你就从来没觉得咱们以前的时候一起玩一起闹的日子好吗?”

     “想过,晚上睡不着的时候还想过,如果当时逼自己一把,不随波逐流的话,会不会跟现在过得不一样呢?但,也回不去了吧,日子过成现在这样,我也就【挺满足】的了。”

     “那就给我个面子,去聚聚吧,我保证不会尴尬,王鹏还是咱们认识的王鹏,至少喝醉了是,哈哈”

     “···那··行吧。”

     正事谈完后,张宇、浩然、旭晨三人开始聊一些琐碎的家常事,最近哪哪哪拆迁了,哪哪哪挺热闹,诸如此类的闲聊,显然他们的大哥旭晨更喜欢聊一些这种【平平淡淡】生活中发生的事。

     聊得还未尽兴的众人被张宇打断了,并看了看表,浩然随着旭晨收拾了收拾,准备出发去饭店,张宇则拿起手机给他们五人中最小的兄弟宗建打电话。

     “喂,【贱贱】吗?现在在哪呢?一会集合聚个餐去吧,大哥、浩然、王鹏都去”

     “都去?那我这肯定的得去啊,哈哈”

     “你电话那头怎么那么【闹腾】?怎么了?”

     “别提了,一听你们打来电话喊我聚餐去,媳妇急了,说我又出去喝酒什么的,没事,不碍事。”

     “哦哦,别和弟妹打架昂。一会咱们··”话还没说完的张宇就被宗建那头的吵闹打断了。

     “我跟我哥们打电话呢,你别闹了行吗?不就是聚个餐吗?什么聚个餐就是喝酒,你们这帮人一聚会就喝的烂醉如泥,你喝完了又吐又闹的还得我伺候,你别给我去,去什么去,都是一帮【狐朋狗··】”电话那头的吵架还没结束,就被贱贱挂断了,随后宗建发过来一条短信。

     “地址给我,我一会直接去饭店找你们。”

     可见是又吵起来了,习以为常的张宇,并不感到惊讶,发了地址,就和另外的两个人出发赶往今晚聚餐的目的地,一家又特色菜品的餐馆,大粥道。

     三人下楼坐上了大哥的汽车,就出发了,这段路程不算远不算近,得开个半小时左右,张宇提前给家住那附近的王鹏打过去了电话,告知他们众人出发了,得到的也是如众人所料到的,正在忙些事情,会晚到一会,会尽快。

     车里因电话的消息短暂的沉默后,浩然随口问了句话,令本就不暖和的车里,温度似乎下降到了冰点。

     “宇哥,忙完这一通我才想起来,嫂子呢?我进局子以前你们不是经常在一起形影不离的吗?”

     刚回来的浩然必然不懂这里面的事情,可正在开车的旭晨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正因为知道,所以选择了沉默。

     “我和她分开了,她觉得我不给他个人空间,和不为了饭店的生意着想”

     “···宇哥,你也别太难受了,你这么疼嫂子,怎么还成不给他空间了呢?没事,想开点,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再找一个肯定比她强,”

     “她走了,其他人都是【将就】。”

     开车的旭晨瞄了一眼沉默的张宇和浩然,觉得势头不对,当即扯了别的话题。

     “张宇,你给贱贱打的电话,电话里他什么意思?他媳妇管他严,我怕她不让贱贱出来”

     “不用担心了,因为确实不想让贱贱出来,在电话里都吵起来了,哎,但贱贱说到了时间,他会自己过来找咱们的。不用担心,”

     “啊?现在贱贱出来吃饭都那么费劲了?我进去之前他不挺风流的吗?哈哈”浩然把话插过来笑嘻嘻的说道。

     “贱贱创业失败了,现在在给别的公司当会计,前两年和一个姑娘结婚了,挺踏实的姑娘,说真的那时候贱贱来找我,说宇哥,他们要结婚了的的时候,我特别惊讶。”

     “为什么?”两人都挺好奇张宇为什么惊讶,等着张宇的下文。

     “还记得初中时候贱贱,指着天说,他要娶个女神样的吗?哈哈,这不打自己脸了吗?虽然他对象长得很清秀,配贱贱那货足足的了,但当时真不信以前那么狂的贱贱就这么【妥协】了。”

     “是啊,他以前是挺狂的,哈哈”浩然和旭晨笑着打趣道。

     随着短暂的闲聊,目的地到达了,大粥道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