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2.15|
    人一倒霉,做起什么事来都不顺心。明珠心头拥泪如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复学头一天的头一堂课,会是七王的兵法。更没想到,自己就与任西青随意开了些玩笑,便被七王捉了个正着。

     果然是她的克星,一刻都大意不得。

     萧衍沉着脸立在学堂门外,如玉的一张俊容上阴云密布,冷眼觑着她,面色前所未有的寒凛。明珠被唬住了,这副模样,便是傻子也知道他在生气,本就是杀伐果决的人,这段日子待她太过和煦温柔,倒令她忘了他原本的本性了。

     明珠小脸上一垮,心知自己今日是躲不过了。她恹恹的,转头悄悄觑了眼二兄,一双莹莹生动的大眼睛里写满无辜同可怜。

     赵二郎瞥见了,心中霎时涌起一丝不忍。幺妹一贯是心头肉,家中人人都对她千娇万宠呵护备至,他自然也把这个小娇娇放在掌心里疼爱。然而心疼妹妹归一码事,忌惮七王又是另一码事,博士之尊高高在上,这丫头犯了错,受罚是必不可少的。

     于是,在明珠水汪汪的眸儿注视下,礼鑫清了清嗓子,将手中的书册抬了起来,挡住了那道可怜巴巴惹人无限怜爱的目光。

     “……”明珠小肩膀一垮,霎时间无比消沉,礼书礼续都是指望不上的,她复又看向华珠。这回得到的反应更怪诞,那位四姐直接跟她飞了个眼色,抬起下巴阴阳怪气地挤了挤眉毛。

     明珠更加消沉了。边儿上任四郎都快笑抽筋了,碍于博士在外,他不敢笑出声,只好伏在桌案上深埋着头,一张清俊容颜埋在臂弯里,肩膀不住地抽动。她心中气得厉害,小脚一提狠狠就朝他踩了下去,齿缝里挤出几个字:“得意得很呢,嗯?”

     任西青吃痛,一声低吟几乎冲口而出,让他狠狠咽了回去。他抬起眼,白净的面孔笑得涨红一片,压低了声音道:“你这疯丫头,哪儿有半点名门闺秀的德性?”

     其实倒不是明珠没有德性,而是在太学馆的一年多来,她与同窗们实在太熟稔了。世家子女们自幼生长在高门,笼子里的金丝雀儿似的,想振翅高飞,羽翼却被束缚了,再锦衣玉食的日子也不及无拘无束的自由。入太学馆是个契机,让他们走出了兽头门,见识了全然不同的天地,压抑的许久,难免得稍稍释放几分。

     赵七娘子原就是活泼的性子,平日里条条框框捆缚着,如今松泛下来,自然变得活泼灵动。

     不过这回倒有些活泼过了头,与西青打闹让七王看见,着实是教人伤悲。

     明珠伤悲了会儿,也无可奈何,只能耷拉着小脑袋站起身,在一众太学们的注目下一步一艰难地往大门走。

     众人大多咬牙憋着笑,细想,这位赵府的幺姑娘也是可怜见的。七王博士为人严厉苛刻,这点众所周知,然而对这个小丫头却是严苛中的严苛,课业没做好要罚,书背不上来要罚,连随便和人说句话都会招来无妄之灾。

     大家摇头感叹,赵七娘子着实不易。

     提步朝前行,七王立在门前,高大挺拔的身影挡去大片头顶的日光。那张眉目如画的俊脸背着光,莫名其透出几分阴沉可怖的意味。明珠垂着头,只觉浑身的寒毛都根根乍立起来,他的眼神很吓人,即便不抬头,她也知道那灼灼的目光盯着自己,让她本能地想要躲闪。

     硬着头皮走上前,她毕恭毕敬地跟他见了个礼,嗓音软糯娇柔,“博士。”

     他的目光落在她头顶的位置,视线上下扫一遭,似乎不甚满意,眉头微微拧起,“你方才在做什么?”

     “我……”明珠一滞,好一会儿才声若蚊蚋地挤出下半句话,“没做什么呢。”

     萧衍都快被她气死了。

     一个年仅十四的姑娘,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不明白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么?大庭广众之下与个男学生拉拉扯扯,这成什么体统?她在他眼皮子底下跟其它男人亲近,是真的懵懂无知,还是全然当他死了?

     七王面色阴沉,线条优雅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线,觑着她,半晌不发一言。明珠被看得浑身毛毛的,一头害怕一头又很委屈,不明白自己又做错什么了,他对她严苛得有些不讲理,不管做什么都能挑出一大堆毛病。

     赵七娘子大多时候心思玲珑,有时却又是个小木头人,在感情的事上尤其呆滞。她琢磨了半天,只以为他是不满她打了西青,因瘪着嘴主动请罪,闷闷道,“博士别生气,学生知错了,下回再也不敢了。”

     她委屈的小模样尤其惹人心怜,他忍住将她抱起来狠狠揉进怀里的念头,垂着眸子往廊庑的另一头走去,低沉着嗓子道,“错在哪儿了?”

     方才两人在学堂门口,引得无数太学生纷纷侧目,这会儿避开了旁人,她心头那种丢脸的感受总算好转几分。闻言仰了仰脖子,粉嫩的双颊白里透红,望着他满眼恳切,“我不该打西青。”

     “……”萧衍蹙眉,“你说什么?”

     她小脸上的神情义正言辞,小拳头一握,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篇:“入学堂头一天,于博士便教导过,太学生之间需互尊互重,相亲相爱。我与西青既是同窗又是邻桌,自然更该相亲相爱,我应当好好待他的。”说完纤臂一伸朝他恭恭敬敬地对揖下去,“方才学生对西青动了手,是学生不对,还望博士饶过学生。”

     七王被这番话弄得哭笑不得,他看了她几眼,那张已经出落得妖艳妩媚的脸蛋上神色真诚,没有半分的装模作样。显然,这傻丫头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他有些无奈,心头的怒意翻涌了几下按捺回去,低声道,“你以为我是恼你打了任四郎?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明珠一怔,这下可真的犯迷糊了。思来想去,方才也没有其它出格的行径,不是因为打任西青,那是因为什么?她抬起小手挠了挠脑门儿,娇美的小脸上惘惘的,“恕学生愚钝,着实不知错在何处,烦请请博士赐教。”

     萧衍侧目睨了她一眼,“跟我过来。”接着便迈开长腿朝着他独居的院子走去了。

     他是个如珠似玉的人,体格高大挺拔,无论哪种衣裳都能被穿出最极致的美来。明珠看着前头那抹白衣翩翩的背影瘪了瘪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人的模样确实无愧艳冠京华这个名头。

     不过好端端的一个美人,好色便不说了,竟还如此喜怒无常捉摸不定,这也太对不住那张脸了……

     心头一阵胡七八糟的琢磨,前头那抹冷毅的背影却顿住了,回过头来淡淡一瞥,“还不走?要我来请你么?”

     明珠悚然大惊,连连摆着小手道不敢不敢,接着规整规整思绪,娇小的身子上褒衣博带翻飞,气喘微微地追了上去。

     一路穿过檐廊和大湖,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七姑娘隐约觉得,他似乎越来越生气了,可是她却觉万分无辜,怎么也想不通他究竟在恼什么。要说,错她也认了,他也当着那么多同窗的面让她折了面子,不该扯平了么?莫名其妙动那么大的怒,毫无道理么!

     他人高腿长,迈一步顶得上她好几步,追得急了一个踉跄,她惊呼一声,娇小的身子往前扑,一头就撞在那硬邦邦的肩背上。浓烈的男子气息扑鼻而来,明珠羞红了脸,暗道糟糕,这下失了仪态,恐怕这小肚鸡肠的人要更生气了!

     思索着,她一身连冷汗都吓出来了,赶忙拽着他的衣袍站稳脚,正要悻悻地请罪,不料萧衍转过身,修长有力的手臂一捞,竟然一把将她娇小柔软的身子抱了起来。

     明珠低呼了一声,纤细的胳膊下意识地抱紧他的脖子,瞠目道,“博士这是做什么?”

     他眉目舒展的模样有种清风朗月的意态,眼中的冷戾倒像是敛去了些许,臂上用力,像要把她柔软的娇躯箍进身体里一般,淡漠的口吻,“你走得太慢了。”

     窝在他怀里,七娘子一动也不敢动,她耳根子绯红,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去,焦急道,“博士疯了么?四处都是人,咱们这副模样,叫人看见怎么办?”

     他轻哂,“你小时候在大宸宫崴了腿,也是我一路抱回吉德殿,有人敢说什么么?”

     “……”她白嫩的脸颊上红云遍布,羞怯得恨不能挖个洞钻进去,“你也知道那是小时候,如今我大了,当然不同!”

     “你也知道自己大了?”萧衍嗤了一声,长腿一迈进了月洞门,院中的丫鬟仆从福了福身,一个个低眉敛目,全然看不见似的。

     明珠又羞又恼,奈何这人力气太大,她半天挣不开,又不好当着其它人面怒斥,只能咬牙切齿地任他抱进了书房。菱花门前侍立的仆从恭敬地见礼,萧衍立在门前递了个眼色,几人当即垂着两手退了出去,顺道了合上了房门。

     日光被隔绝在了外头,七娘子没由来的心慌,惶然道,“博士,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萧衍拂开桌案上的杂物将她放了上去,高大的身躯微俯,两只长臂撑在她娇小的身躯两侧,将她完全禁锢在他的空间里。他沉黑的眸子灼灼盯着她,掐着那尖尖的下巴抬起来,勾唇一笑,“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她身子往后仰,被他逼得几乎半躺在桌案上,更是羞恼不已,“你到底想说什么?”

     “宝宝,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与其他男子不能过于亲近,这个道理难道你父亲母亲没教过你?”他低头,薄唇朝她贴得更紧,微凉的呼吸洒在她的嘴角,掐住她下巴的两指细细摩挲,“嗯?”

     被他抚触的下巴蚁噬一般,明珠浑身不自在,抬手推拒着他的肩膀道,“我与任四郎入学起便相识,是正经的同窗情谊,我拿他当兄长看待,亲近些也不足为奇啊。”说着还搬出于博士那套说辞来,“于学究也说过,太学生们需情同手足的。”

     “于阁老说的你句句都听,我说的你便听不进去?”七王皱起眉,离得这么近,她温暖的馨香不断窜入鼻息,勾引着他压抑许久的欲.望,他眸色渐深,俯首将她的惊呼吞入口中。

     薄唇印上她的唇,在红艳艳的唇瓣上轻舔啃噬,她喉咙里溢出一声低吟,几乎被他吻得无法呼吸。眉头微皱,身子无力地朝后仰倒,他高大的身躯便顺理成章地覆了上来,扣住她的两只小手举过头顶,放肆地汲取她口里的蜜津。

     呼吸越发吃力,吸入口鼻的全是他身上的味道,淡雅的清香,混合浓烈的男子气息,简直让她的脑子都被熏晕了。这样热烈的亲吻不是头一回,可是她还是颤抖不已,全身上下的感官都集中到了唇舌上,紧张得全身紧绷。

     萧衍一手扣住她的腕子,另一只手摩挲着她娇嫩的玉颊,柔腻光洁,不施脂粉也美得惊心动魄。他爱不释手,修长的指尖挪移,粗粝的指腹摩挲到了白皙的耳后,她瑟缩地躲闪,娇滴滴地吟哦出声。

     他目光幽幽的,狼一般,强忍住往下探索这副身躯的念头,捏着她的下巴更加用力地吮吻。

     明珠皱起眉,感受到男人的薄唇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的,新鲜的空气重新进入肺腑,她松泛起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然而还没来得及说话,他的吻便又落在了她的脖子上。细细的舔.舐吮吸,有些痒又有些疼,令她的眉头越皱越紧。

     胸腔里的心脏跳得几乎蹦出心口,她喘着气,已经基本成熟的丰腴随着每次呼吸微微起伏。他高挺的鼻尖顺着她线条优美的脖颈滑过,然后薄唇微涨,一口咬住了她的脖子。

     “唔……”她忍不住一声低吟,小脸滚烫得像能滴血鲜血,挣扎着推搡道,“竟然咬人,你是属狗的么!”

     这个形容让他低笑出声,沙哑的嗓音从喉咙深处溢出,抵着她的耳垂道,“我的宝宝胆子愈发大了,敢骂我?”

     “……”明珠扭着身子推他,斥道,“我看你就是欠骂!”

     他幽深的黑眸目光微浊,俯视着她,淡淡吐出两个字,“放肆。”

     明珠以前不知道自己有多怕萧衍,直到这一刻。她原本怒气冲天,可是他沉沉的两个字,竟然转瞬便令她蔫了下来,她被吓住了,被吻得水雾迷离的眸子无辜地看着他,两只小手不自觉地绞紧,半晌挤出几个字来,“……我错了。”

     七王打量她半晌,忽然埋首在那柔软芬芳的颈窝上笑了起来,醇厚的笑声低低的,一声声敲在她耳畔。明珠一愣,琢磨了会儿回过神,终于明白他是在逗她玩儿,不由更加生气了,小脚抬起来狠狠一踹,“无耻!”

     萧衍不费吹灰之力地擒住那纤细的脚踝,挑眉,“还敢踢我?”

     她红嫩嫩的双颊鼓鼓的像包子,圆圆的眼儿瞪着他,极为生气的模样。

     “男女有别,记住了么?”他哑声道,修长有力的五指顺着脚踝的位置缓缓上移,惹来她一声低低的惊呼。

     明珠吓坏了,面上热得被火灼烧一般,死命地往回抽着腿,“博士!你太失礼了!”

     他的五指见她钳得死死的,轻哂,“你再挣,我还能更失礼。”

     “……”脸皮太厚了!七娘子羞窘得马上就要冒烟,她软下来,真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央求道,“殿下我知道错了,快松手,松开手咱们有什么事慢慢说。”

     “真的知错了?”隔着一层衣料,粗粝的指腹缓缓在她纤细的脚踝上游移。

     她觉得自己可能立时就要羞死加气死了,低着头闷闷道,“真的知错了。”

     对于他的触碰和冒犯,明珠每回都羞愤欲绝,却并不是真的反感。就如他所言,两个人抱也抱过了,亲也亲过了,将来成婚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他每回都这么蛮横不讲理,着实令她十分不满。

     口口声声说喜欢她,却回回都不管不顾她的意愿,哪儿有这样的道理!

     他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勾起她的下巴垂眸审度,幽沉的视线在那张潮红的小脸上打量一遭,“怎么不高兴了?”

     明珠瘪着小嘴不搭腔。

     萧衍挑了挑眉,高大挺拔的身躯松开了对她的压制,然后抱起她坐到了桌案后的圈椅上。他长臂微拢将她楼得紧紧的,低头端详那张闷闷不乐的小脸。她果然很美,就连生气的模样都美得让人心颤,他冷硬惯了,从不知道自己内心也有这样一方柔软的所在。

     填得满满的,全是她一颦一笑的模样。譬如这时,即便她只是拉着小脸不说话,他也被撩得心神不定,捏住她的下颔微微俯首,正要吻上她的嘴角,明珠却怒冲冲地一个抬眸,警告道:“不许再碰我了!”

     他眸光里掠过一丝诧异,居然觉得有些好笑,“为什么?”

     “……”七姑娘一怔,滞了好一会儿才嘀咕道,“什么为什么,咱们俩无名无分的,你这样太过分了,我也是很有脾气的人,真惹火了很可怕的!”

     七王挑眉打量她,清寒的嗓音沾染着几丝笑意,“是么?”

     这种奇怪的语气简直让七娘子鬼火冒。她柳眉倒竖,两只小手十分威猛地叉腰,眸儿瞠得很大,“你笑什么?不相信么?因为我人傻好欺负么?”

     她真是他的宝贝,连生气时的言辞都透出娇俏的可爱。萧衍见她面上氤氲薄愠,粗粝的大掌捉过她柔软的小手揉捏摩挲,忍着笑意正色地点头,“有脾气?那挺好,我喜欢有性子的女人,我的宝宝蕙质兰心,怎么会傻呢?”

     哼,这才对嘛。

     明珠的火气稍稍平复了几分,挣了挣没用处,只好无可奈何地由他抱着。她坐在他腿上静静思索,半晌又抬起头来,半眯了眸子气呼呼看他,“为什么你总是有事没事儿就找我麻烦,还当着那么多人大声吼我?我很没面子你知道么?任西青他们每回都嘲笑我!”

     他把玩她纤细十指的动作一顿,望向她,黑眸里掠过一丝阴鸷,“他们敢嘲笑你?都有谁?”

     这副眼神让明珠惊了惊。她一滞,没料到自己随便的一句话会惹来这么大的反应,慌不迭地摇头改口,干笑着道,“其实也没有嘲笑,只是……我的意思是,你以后不要老是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对我说话,好不好?”

     她水汪汪的眸子无辜得教人心疼,他看了心头大动,俯身轻轻地吻那柔嫩的嘴角,低哑的嗓音传来,“那你也不要惹我生气,知道么?”

     七姑娘被他亲得有些痒,他薄薄的胡茬渣在娇嫩的肌肤上,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他腿上扭着身子躲闪,一面道,“谁惹你生气了,分明每次都是你自己小气,芝麻绿豆大的事你也与我计较呢!”

     她撩得他火气,大掌一把箍住那纤细柔软的小腰用力收拢,他眸色黯淡,抵着她的唇哑声道,“让你不许乱动,不听话就要受罚。”说完就又咬住了她柔嫩软软的唇瓣。

     微凉带着薄茧的指尖滑到耳后,在柔滑的肌理上缓缓抚摩,她敏感地颤栗,缩着脖子朝后退缩,然而男人的手臂在后面横亘着,有力地将她压向温热坚实的胸膛,她被亲得晕乎乎的,很快就没了力气,只能窝在他腿上,小脖子高仰,任他予取予求。

     “宝宝,”他抵着她微肿的红唇叹息,“我真想一口吃了你。”

     明珠双颊红彤彤的,脑子回不过神,呆愣了好半天才娇羞地嗔道,“以后咱们约法三章,成婚之前你不许碰我!”

     他想也不想便一口拒绝了,“不可能。”

     “……”她瞠目结舌,没想到这个不要脸的亲王会回答得这么干脆,顿了顿才妥协,“那一个月只能亲一次,不能再多了。”

     萧衍一滞。这丫头究竟在想什么,以为这是在市口买菜么,还能这样讨价还价。他皱眉,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三天一次。”

     这和现在根本没差别啊!她不愿意,“十天。”

     “那一天三次。”

     “……还是三天一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