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9|2.15|
    明珠听后大惊失色,撑身坐起来道,“殿下,这种话可不能随便拿来玩笑!”赵氏是何等显赫的世家,规矩礼数都森严到极致,她是嫡女,夜宿不归是万万不可能的。他说父亲允诺,这怎么可能?

     七王清冷的眉目很是平和,不答话,继续舀起一勺姜枣汤喂过去,她诧异地瞪着他,拗不过他如此强势,只好乖乖张开小嘴抿着往下咽,心头却隐隐有些慌张。他面上没有半分戏谑,显然不是在说笑。

     这实在太怪诞了,父亲竟然会同意把她交给他照顾?着实匪夷所思。

     蓦地,一个猜测从脑海深处升了起来,七娘子悚然一惊,小手捉紧他的袖袍道:“殿下,你、你难道……”她俏生生的脸儿瞬间憋得通红,似乎颇有几分难以启齿,支支吾吾了半天,愣是没法儿将后头的话说完全。

     这副羞怯动人的模样令他心底一柔,霎时间牵动情肠百转,一面又觉得好笑,撂下汤匙伸出右手,如玉的指尖在那滑腻娇嫩的分颊上拂过,轻柔如羽毛一般,嗓音低沉微哑,“小东西想到哪儿去了?”他薄唇勾起一丝浅淡的笑,“太学生宿于太学馆,这有什么古怪的?我只说你与华珠落下的课业太多,须好好习补,有什么不妥?”

     “……”明珠一滞,绯红的双颊抹了胭脂般娇艳,小脸上的神情变得格外古怪,似乎羞涩又似乎尴尬,一双大眼睛氤氲着水汽,木呆呆地瞪着他。

     萧衍幽深的眼底浮起几丝笑意,低头,高挺的鼻尖亲昵地拂过她圆润挺翘的鼻头,嗓音低柔得有些暧昧,“告诉我,你以为我说什么了?”

     明珠真是以头抢地的心都有了。她起初以为、以为他去赵府提了亲……就说怎么会如此怪诞,父亲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平白将她交于他照顾。这个男人平日里是清心寡欲的冷漠样子,面对她却像个色中饿狼,若是被父亲知道,只怕杀了他的心都有吧!

     她赤红着小脸不做声,只是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眸子里羞窘交织。他不依不挠,咬了一口她的脸颊继续低哑追问,“以为我说什么了?嗯?”

     他的床榻,锦被上也全是他身上的气息,清冷淡雅,十分的清新好闻。七娘子整个人都要着火了,拉过被子将小脸遮住,只露出一双秋水明眸,摇摇头,嗓音软糯低柔:“不告诉你。”

     七王挑眉,浅吻一路从脸颊蔓延至雪白微红的耳朵,唇微张,咬住那珠润可爱的耳垂,呼出的气息温热地拂过她的脸颊,“是不是以为我去提亲了?”

     “……”被一语道破心事,明珠心头的滋味无以言表,她很窘迫,侧过头躲闪他不依不挠的亲吻,硬着头皮道:“才没有!”说着,眼风儿扫过他手里的姜枣汤,赶忙道:“殿下,那个还没喝完,你先喂我喝完吧!”

     这话显然受用,萧衍品尝她肌理的动作顿住了。见状,七姑娘心头一喜,然而还没等她松下一口气,便见他脖子一仰,竟然将给她喝的姜枣汤喝进了嘴里。

     “你……”她诧异地瞪大眼。

     下一瞬,他的唇再度落了下来,舌尖强势地撬开她的唇和贝齿,探进去,温热微甜的水流顺着他的唇舌淌出,强硬不容拒绝地送入了她的小嘴里。她被迫吞咽着,然后软嫩的小舌被他牢牢缠住,重重地吸吮舔吻。

     她的眼神起先是震惊的,后来逐渐逐渐变得朦胧而迷离,他灼灼盯着她,不肯漏过她每一丝的神态表情。然后愈发凶狠地吻她,接近蛮横地占据她的唇舌,她每一声甜腻的娇喘低吟。

     良久,七王终于结束了这个吻,明珠的呼吸还是混乱的,脑子里晕沉得像被灌了一壶浆糊般。他埋首在她的颈项处,炽热压抑的低喘灼痛她的肌理,修长有力的双臂抱紧她,力道很重,像要硬生生把她嵌进身体里一般。

     七姑娘被箍得有点痛,缩在他怀里不安地动了动,声调甜糯轻柔,“殿下,你抱得太紧了,我喘不过气……”

     这种木呆呆的语气引得萧衍想笑,他低低笑起来,高挺的鼻梁就陷在她柔软的颈窝,丝丝温热的气息带起一阵阵酥.痒。她往边儿上躲了躲,缩在床榻上皱眉看他,十分不解,未几蹙眉,像是生气了,“殿下笑话我?”

     他如画的眉眼近在咫尺,柔和含笑,像是能感染人。她的唇角也不自觉地往上弯,他眸子扫过几乎移不开眼,低头欺近,吻了吻她的嘴角,“说了太学馆中要叫博士。”

     这话换来明珠鄙夷地皱眉。亏他还好意思说?博士会把学生压在床上么?还是这样亲昵暧昧的姿势,脸皮真够厚呢。

     七王平日里腥风血雨威震朝野,在她面前却是极尽温柔之能事。她不是小孩子,当然明白他对她是什么心意,这样的须臾离不得,必是极其痴迷喜爱的吧!忖度着,心头不免有些小得意,毕竟,这样一个能让整个大越都风云变色的男人,是她的裙下之臣。

     如是思索,她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嗤笑道:“殿下哪儿有半□□为师尊的样子?今后学堂上见了,只怕再难教学生顶礼膜拜。”

     他听得挑眉,支起身子定定注视她,目光幽幽,恨不得把她一口吃进去一般,沉默不语。

     她最怕他的这种眼神,充满了难言的威胁与侵略性,让她觉得自己是他砧板上的鱼肉,只能让他为所欲为。两相对视不足片刻,她败下阵来,讪讪挤出个笑容,娇弱的,柔媚的,还带着些讨好的意味,“学生知错了……博士别往心里去。”

     萧衍捏着她的下巴微微低头,漆黑的双眸中暗流涌动,夹杂着极其浓烈的情.欲之色,嗓音沙哑:“小东西,迟早吃了你。”

     明珠被他眼底流转的暗光唬了一跳,话音出口甚至很结巴:“殿、殿下说过,成婚之前不会碰我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可以食言!”

     他在她身旁侧躺下来,修长的指绕起她一绺黑发,唇角勾起一丝轻笑,“宝宝,我便是明日就去你府上提亲,侯爷也会允诺,你信不信?”

     “……”明珠皱了皱眉,没有作声。

     七王这番话,无疑是狂妄自负到了极致,然而她却丝毫不能反驳。如今的大越,他能与太子平分秋色,的确很有狂妄的资本,凭他如今的权势,像要拉拢她的父亲,着实是再容易不过。

     萧衍需要赵氏的支持,赵氏也需要一个亲王的荫蔽,她父亲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若是萧衍此时有意结亲,她父亲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

     毕竟杨家已经与太子站在了一边,赵氏选择如今的七王,是最明智之举。

     明珠心头涌起淡淡的伤感。

     世家的女儿永远都身不由己,姻亲只是工具,只是巩固家族地位或两家关系的手段,兰珠两世的姻缘,就是最好的佐证。她是家中最受宠的嫡女,可父亲对待她婚事的态度,不会和长姊有任何不同。

     说到底,在父亲的心目中,她们是女儿,也是一颗颗的棋子,时刻都要做好为赵家牺牲的准备。

     萧衍将怀里的娇娇抱得更紧,她柔软的娇躯有些僵硬,娇艳的面容流淌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哀婉。他唇角的笑容却愈绽愈盛,低沉柔和的嗓音紧贴着她的耳畔响起,带着些诱哄的味道,“觉得伤心?”

     “没有。”她娇小的身躯静静蜷在他怀里,完全依赖的姿态,“父亲是赵氏的家主,为了赵氏的前程,他做任何决定我都无权置喙。”

     她哀婉的语气牵动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勾起她的下巴,他垂眸静静看着她,“从今往后你有我,其余人都无关紧要,不会再有什么能让你伤心难过。”

     他蓦地说这话,令明珠有些诧异又极其感动,她柔柔一笑,“殿下怎么忽然这么说呢?”

     他的吻落在她额头的碎发上,淡淡道,“宝宝,我想我一定很爱你。”

     “……”七娘子的小脸蓦地红了个底朝天,晶亮的眸子呆呆望着他。

     萧衍的神色仍旧淡漠而平和,语调却极其轻柔,继续道,“否则看见你难过,我不会这么心疼。”

     心头漫上一股暖流,夹杂几丝难言的甜蜜,从胸口一路漫向四肢百骸,顷刻间将她全身都席卷。她羞得厉害,然而更多的是动容,眼眶微湿,将脸深深埋进他温热宽阔的胸膛间,嗓音几乎发颤:“谢谢你,殿下。”

     他双臂收紧,她就在怀里,似乎填补了多年以来的一块空缺,使得正副生命都变得鲜活而圆满。抬起她的小脸,俯身吻去她眼角浅淡的泪珠,“傻丫头,你哭什么?”

     明珠笑了一下,“我很开心。”

     对于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没有什么比真正的新生更加令人欣喜,她此刻终于确信,这一世,萧衍就是带给她新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