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2.15|
    汉中盛家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承远侯府?明珠心中大惑不解,却也来不及深思,因为礼鑫礼书礼续含笑迎了上去,面上恭敬有礼,朝赵侯爷异口同声道:“父亲。”说着,两位娘子亦垂首上前,纳福端然见礼。

     赵青山背着手嗯了一声,颜色间笑容满面,广袖往那青年郎面前一比,笑盈盈道,“这是盛家的大郎君,元祁。”言罢复又望向盛大郎,依次介绍说:“这是犬子与犬女。二郎礼鑫,三郎礼书,六郎礼续,四娘华珠,七娘明珠。”

     都是同辈人,见面无需太过拘谨,赵家郎子娘子们闻言微颔首,朝盛家那位郎君见了个礼。盛元祁也抱拳,目光依次从几人面上流转而过,看向七娘子时稍稍一顿,眸中流露出几丝惊艳之色。

     早前有闻,赵氏行七的明珠有无双美貌,今次一见,倒果真不是虚名。盛元祁打量她,视线在这个七娘子身上多停驻了片刻,很快又回过神,将目光挪了开。转而回身朝承远侯深揖一礼,恭谨道:“侯爷留步。”说罢旋身,乘上车辇去了。

     赵青山这才踅身进了大门。

     明珠迟迟地抬起头,目光望向盛家大郎离去的方向,清秀的眉宇间微微拧起一个结。那个男人生得倒是清贵俊朗,眼神却令她十分不自在,总觉得有些不怀好意的意味。她对这个汉中来的盛氏贵客,并没有好印象。

     华珠正欲提步进门,见她踟蹰,不由心生纳罕,一头牵过妹妹的小手低声道,“怎么了?为何愁眉不展的?”

     七娘子摇了摇头,只觉这话不好开口,复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心中感到奇怪罢了。赵氏与盛氏来往不多,那位郎君突然造访,的确教我惊讶。”一面说着一面与华珠携手进大门,抬眼一望,却见孙夫人正遥遥立在檐廊下翘首以盼,想是等了多时了。

     礼鑫闻言一笑,扑着衣裳的灰尘整理衣冠,随口道,“依我说,八成儿是同长姊的婚事有关。前儿听母亲提起过,盛家四郎年近十八,生得仪表不凡,品行俱端,与兰珠年纪相仿,可为良配。”

     华珠挑眉,“父亲要将兰珠嫁到汉中去?汉中距京城数百里之遥,若真令兰珠嫁过去,将来归省可不容易呢,她恐怕不会愿意吧?”

     礼书摇头,跟在后头道,“四妹糊涂。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亲母亲若与盛家敲定了下来,长姊何来愿不愿意呢。”说着似乎心生感慨,叹了口气续道,“女大当婚么,咱们都舍不得长姊出嫁,可也没法儿。”

     此前与三郎闹过场不痛快,虽有七娘二郎从中调和,四娘子仍旧不大想搭理礼书。然而毕竟是兄长,他开了口,不答话似乎也说不过去。华珠因干巴巴地扯出个笑,随口敷衍了一句,“三兄说的是,说的是。”

     见二人没生出幺蛾子,二郎心中暗暗舒一口气,朝七妹递了个眼色,示意她开解有功,面上的笑容灿烂动人。明珠心中尤在思索兰珠的婚事,颇有几分心不在焉,朝鑫二爷扯了扯唇。

     着便听孙夫人柔婉的嗓音传来,略微担忧的口吻道:“不是申时便下学了么?你几人半天不归,我正说打发小子去太学馆看看呢。”

     孙氏款款而来,精致秀丽的面容上沾染忧色,上前几步,目光在几个孩子身上细细打量,眼底笑意渐浓:“褒衣博带加身,倒确有那么几分做学问的样子,可见入太学是对的。”

     明珠心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未言声,又听母亲笑盈盈吩咐一旁的丫鬟仆妇,“娘子郎君们都回来了,张罗传晚膳。”接着便领着几个年轻孩子往花厅徐行。

     一路先是缄默,孙夫人走着走着复又随口一问,道:“华姐儿,几个兄弟姐妹中当数你莽撞,母亲问你,今日入太学,你可生出什么事端?”

     这话不问则已,一问出口,几位小辈面上的神情俱是微变。四姑娘清丽的脸儿表情骤僵,不敢直言,只好打着哈哈同孙夫人绕弯子,道:“母亲这是说的哪里话,咱们一道入学,您拎头便责问我,哪儿有这样的!好歹我也是个姑娘家呢。”

     孙芸袖一笑,背着身看不见几人的表情,仍旧毫无所觉,只道,“礼鑫礼书同礼续,母亲都不担心。明姐儿自幼乖巧,也不像会惹出祸事的人,唯你这丫头,着实教母亲放不下心来。”

     明珠在后头吐了吐舌头,暗道母亲真是活菩萨下凡,神机妙算得很呢!不过这话只敢想想,真要抖出来便是陷四姐姐于不义了,只自顾自埋着小脑袋朝前走,听得华珠同主母一通闲拉鬼扯。

     走着走着,二郎心中又生出些疑惑。不由悄然搡搡七妹的肩,压着声儿道:“父亲同几位博士都是朝中同僚,今日你与华珠众目睽睽之下被罚,家中不当丝毫不知才是。”忖度着隐隐猜测,惊道,“莫不是有高人暗中相助?”

     沉默着的六郎迟迟地挠了挠脑门儿,狐疑地凑上去,道,“高人?”这郎君自幼脑子不灵光,说起话来也有一头没一头的,呵呵笑着说:“几位博士倒是都挺高的,尤其七殿下,个头参天一般哩!”

     这番言辞前言不搭后语,直听得二郎皱眉,回头啐道,“哪头跟哪头啊?不懂就别插嘴,哪个拿你当哑巴不成?”

     礼续哦了一声,垂下头不再搭腔了。然而无心之言传入明珠耳中却变了味,她心头一惊,想起萧衍今日说的话,粉嫩嫩的双颊不禁绯红一片——莫非是他动了手脚,将太学馆中的事压了下来,父亲母亲这才无从知晓么?

     脑子里迷迷糊糊地思索着,孙夫人已经带着娘子郎君们入了花厅。抬眼望,大娘子已经在厅中等候了,她神色柔婉平和,喊了声母亲便到后方去牵明珠华珠的手,压着声儿关切道:“今日入太学,如何?可是百般都新奇?

     明珠含笑点头,道:“博士们都学富五车,受益匪浅呢。”说着小脸垮下来,绞着小手迟疑道:“只是……”

     “只是什么?”

     七娘子小嘴一瘪,“只是课业着实太过繁重了!”

     话音方落,花厅外便传来一道严厉的嗓音,沉沉喝道:“送你们去太学是学东西的,你当去享福么?嫌课业繁重,那便是不思进取,将来定成不了气候!”

     见家主进来,诸人纷纷起身见礼,明珠只恨不得将舌头咬下来,懊悔不已,面上却丝毫不敢反驳,只埋着头声若蚊蚋道:“父亲教训的是,女儿再也不敢了。”

     赵青山冷哼了一声坐了下来。好在这位侯爷平素拿这幺女心肝肉似的疼宠,斥责过了也没动真格,未几摆了摆手,请众人起身入座。

     一顿饭吃得战战兢兢,家主主母都不提兰珠的婚事,小辈儿们自然也没有过问的道理。明珠不着痕迹地观望长姊的面色,却见兰珠的面色平和而淡漠,与往时并没有半分不同,不由暗暗蹙了眉。

     戌时的梆子敲过,仆从小子出来掌灯,偌大庞庞的承远侯府变得通亮,从一片昏天黑地中挺身而出,遥遥若立在皇城外的另一个巨人,金碧辉煌,画栋雕梁。冬日已经结束,艳极一时的红梅已近凋落殆尽,新春未接上头,眼下时节,繁花交替不及,棠梨苑中空荡荡的,看上去没有一丝儿生气。

     明珠撑着脑袋看窗外,偶尔起风了,夹带着料峭春寒席卷而来,孙夫人进来时大皱其眉,吩咐芍药等人过去关窗,斥道,“没眼色的蹄子,起风了也不知关窗户,七姑娘受了寒,仔细你们的皮。”

     丫鬟们唬了跳,忙忙合上窗户退了出去。七娘子回过头,甜甜喊了声母亲,孙氏上前轻抚她逐渐浓密的乌发,柔声道,“明姐儿,你长姊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是与汉中的盛家结亲。”

     孙夫人一来便说这个,这是明珠万万没料到的。七姑娘一怔,看见母亲眼中隐隐含泪,便知此时她心中定不好受。不言声,孙氏复拉着她的小手,续道,“盛家是极好的,四家之一,与赵氏门第匹配,那四郎盛元洲,你父亲也派人去打探过,样貌人品都百里挑一,将你姐姐配给他,我心中是放心的。”

     手背上一湿,落下几滴温热的水珠子,明珠心里难受起来,覆上母亲的手背道,“母亲,长姊要嫁去那么远,恐怕一年半载也难见上一面呢。”

     孙夫人拿帕子掖泪,揩着鼻子凄然道,“可有什么法子呢?这是你父亲的打算,家主之命不可违,这门亲,兰珠结定了。”边说着,她愈觉心中难受,竟然低低抽泣了起来,“这些话我只在你面前说,华姐儿太率性,兰姐儿……我更不敢提,她心中也不好受。”

     谁说不是呢?做母亲的要将女儿嫁去那么远,好似从身上硬生生割去一块肉,换做谁都受不了吧!明珠失语,不知如何安慰母亲,只好道,“只要、只要盛家郎君是良配,咱们还是要为长姊高兴的。”

     盛家也是极显赫的,出了一个皇后,一个靖国夫人,论哪头都与赵氏匹配。盛家是启华皇后的娘家,与七王也是宗亲,萧衍即位后,盛氏是没有遭难的,从这一点来看,兰珠嫁去汉中,怎么也强过成为太子妃。

     孙夫人抽噎着,好半晌才破涕为笑,颔首连连道是,“还是明姐儿想得通透,娘的几个心肝儿肉,往后都是要挨个儿嫁出去的。我只巴望,你与华珠将来不要嫁得太远,否则让娘怎么办呢。”

     七娘子见母亲伤心,不由冲口而出道,“那我以后就一辈子不嫁人,陪着母亲。”

     “说什么混话!”孙夫人刮了刮她的鼻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若一辈子不嫁人,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

     她忖了忖,也觉得是这么个理儿,便退而求其次,道,“那……将来我若嫁人,也不去外地,就嫁给京城中的。”

     孙夫人挑了挑眉,“这倒是个法子。不过京城中能与赵氏相配的不多,一则杨家,不过这回因太子一事,你父亲与靖国公生出了些嫌隙,你嫁入杨氏的可能性不大。那么……就只有一户能配了。”

     明珠歪了歪头,“哪户?”

     “呆丫头。”孙夫人笑起来,“自然是皇族萧氏。说来,萧氏几位亲王中,也有几个没有正妃,不过你年纪尚幼,待你长大成人,只怕黄花儿菜都凉了。”

     闻言,七娘子脑子里闪过一双黑沉沉的眸子,瞬间小脸大红。她懊恼地嘤咛了一声,翻身在榻上打了个滚儿,拿绣枕压在自己的小脑袋上,嗡哝道:“我还小呢,母亲怎么提这个呢!”

     孙夫人失笑,满脸莫名地拍了拍女儿的小臀,“分明是你这丫头自己提起,赖到我头上来了?”

     这种话提起来臊人,明珠娇羞得厉害,赶忙掉转话头,道:“母亲,婚事定下了,那兰珠的婚期呢?父亲可说起过?”

     孙氏眼底黯淡了刹那,“下月初三是吉日,京城同汉中相去甚远,估摸着十天后便要启程。”

     明珠大惊,蓦地从榻上翻身坐起来,“这样急么!”

     孙夫人幽幽叹息,摇着头道,“照你父亲的话说,朝堂之事瞬息万变,能少耽误一日便是一日。”她垂下眸子,将其中的悲凉同无奈之色掩尽,“生在世家,万般皆是命。”

     赵氏长女出嫁的当日,艳阳当头,鸿雁高飞,是难得的吉兆。

     兰珠凤冠霞帔上花舆,和着一路吹打同漫天的铜钱方印前往汉中,锣鼓喧天。

     几位娘子立在门前遥遥相送,甚至连四姑娘都哭湿了面。明珠隔着迷蒙的泪眼仰首望天,这样的晴好,与上一世长姊出嫁的光景大不相同。

     或许是段好姻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