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暮山
    杜太医是宫中医正中的翘楚,一副膏药贴了半个时辰,明珠脚踝处的疼痛已经减轻许多,不至于连地都沾不得了。

     冬日的雨并不连绵,尤其在北方,往往是一阵一阵的。雨势起先由小转大,不过淅沥也只是一霎,过了会子便渐渐停将下来。西配殿的宫婢内监都在外头伺候,兰珠同二郎又迟迟未归,内室便独留下明珠华珠两个人。

     没有兄姊们从旁看管,两个丫头也乐得自在,就连话匣子都开得宽敞些。明珠探首看窗外,四扇菱花窗上雕了梅兰竹菊,宫中匠师们手艺没的说,雨珠洒上去,愈显得生机盎然栩栩如生。

     她拿一只小手托着腮,目光看着外头,只见申时已过,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遂道:“看样子晚宴将始了。”说着,视线转向正嚓嚓嗑着瓜子儿的华珠,叮嘱的口吻:“方才长姊说的话,你可得记心里去。”

     华珠满脸不耐地翻了个白眼,“长姊为母,兰珠念叨念叨也便罢了,你这小丫头片子还喋喋不休的,干什么啊?”她翘着腿将瓜子壳儿往小篓里一扔,皱眉边扑手边道,“行了行了,赶紧给我闭嘴。又不是傻子,不顾忌二王,我自个儿的名声总得顾忌顾忌吧?”

     “嘁,你恼起来六亲不认,我这不是害怕么?你有这觉悟就好!”明珠粉嫩的小脸正了容色,抬起小手拍华珠的肩,用十一的脸吁了口八十一的气,语重心长道:“姐姐你虽没吃亏,可此事若声张了出去,难保旁人不多想。总之你自己掂量清楚,瑞王如今二十有五,除了正妃之外还有数不清的妾室,你可千万别搭进去才好。”

     四姑娘听了先是一愣,俏脸上登时浮起个吃了苍蝇的表情,“打住打住,愈说愈离谱!二王那个人,从头到脚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要姑奶奶我委身,做梦去吧!”

     华珠一副几欲作呕的样子,直看得明珠想发笑。四姐姐中意的一贯是风姿绰约的美人,她在心头回忆了一番瑞王萧璟的尊容,认真说,五官样貌还是周正的,毕竟生在萧家,再次也次不到哪儿去。只可惜,自从四年前储君之争败北,这位亲王便一蹶不振,一门心思都寄于酒色上头,硬是将一个堂堂美男子养作了个胖子。

     思忖着,七妹掩口笑了两声,揶揄道:“姐姐自古爱美男,二王自然入不了你的法眼。”

     她这么一打趣,华珠登时撅了嘴,满目鄙薄道:“爱美男怎么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敢说你没有么?”边说边凑过去阴恻恻一笑,食指顺着幺妹娇嫩的面颊轻轻滑过,吊儿郎当的姿态:“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儿个摔了腿,七王抱回来的吧?”

     明珠小脸一怔,被九宫鸟附了身似的,呆呆重复道:“七、七王?”

     “对啊。”华珠笑得戏谑,食指狠狠点了点她的小脑袋,“你个磨人的小妖精!让你姐离人家远远儿的,自己反倒钻人家怀里去了,防着我?”

     咦?这话是什么意思?

     七姑娘愣愣的没回过神,稍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华珠的弦外之音,一双大眼睛霎时瞪得圆溜溜,呆若木鸡道:“四姐姐,你恐怕误会了……”

     “别害臊嘛!”华珠挑眉,一副很懂她的样子,拍拍她的头宽慰道:“放心,七王美则美矣,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姐是谁啊?能跟妹妹抢男人吗?”

     抢——抢男人?

     这几个字语调轻浮又暧昧,她听了满脸错愕,脑子里不自觉地想起华珠口中的那个“男人”。颀长挺拔的身躯,个子那样高,她的脑袋顶离他的胸口都差一截儿。她想起那双似笑非笑的眼,想起那双修长漂亮又极有力的手……

     脑子里骤然糊了团浆糊,明珠觉得双颊莫名有些发热,小手抬起来一捂,滚烫一片。她被噎住了,磕磕巴巴地挤出几个字:“别、别胡说……”

     眼瞅着妹妹白白的小脸变得通红,四姑娘眼睛都瞪直了——好么,还敢否认装傻,羞成这个模样,简直是把什么都给坐实了!她半眯起眸子勾了勾明珠的下巴,吊儿郎当道:“胡说什么啊?谁胡说了?说来也是怪,二王摸一下姑娘就是轻薄,七王又抱又摸的就是救死扶伤,看脸的世界哟。”

     “……”

     明珠默默扶额,还真是令人无从反驳呢。

     忖了忖正要说什么,外头一个宫婢提步进了内室,打起帘子恭谨福身,道,“二位娘子,皇后娘娘的寿宴快开始了,命奴婢领二位娘子去华璋殿。”

     两个姑娘微颔首,明珠撑着桌子勉强起身,由华珠同一个婢子扶着出了西配殿。长公主办事周到妥帖,念及赵家幺女伤了腿,特意命宫矫在外候着。宫婢上前打轿帘,两个姑娘弯腰进去,接着便听外头内监高呼:“往华璋殿——”

     行行复行行,抬轿子的内监是熟手,走在石板路上并不颠簸。明珠坐在轿内想心事,隐隐有些不安,倒不是因为还担心华珠对瑞王不敬,而是今日她弄砸了父亲的计划,今晚太子正妃之位花落谁家,那就未可知了。

     其实无论谁都好,只要与赵氏扯不上干系,那就算躲过一场大劫。明珠思索着,不知过了多久,听见外头内监说已至,接着便有婢子打起轿帘扶她下去。

     打眼望,夜色中的华璋殿惶惶如画,明艳的火光在混沌之中稍显突兀,丹陛月台上的青铜丹鹤曲项向天,愈发衬出难以言说的威严之态。殿前是一片宽阔的空地,停了无数顶宫矫,想必其余赴宴的世家子女都已经到了。

     四姑娘过来扶明珠的手臂,压着声儿道,“腿不便利,上台阶可以么?”边说边往二十七高阶努了努嘴,面露难色,咕哝着:“七王殿下是大高个儿,身体又壮,我不是他,也抱不动你啊……”

     明珠登时欲哭无泪,皱巴着一张小脸儿冲她挤眉弄眼:“我求姐姐别提了!今日之事全是意外,你以为我想让他抱么?”她说这话时神情颇不满,嘟着小嘴,为了表明清白甚至冲口而出道:“拉着个脸跟我欠他钱似的,还摸我……”

     “摸你哪儿了?”

     背后一道嗓音清冷凛冽蓦地传来,语调淡漠。她吓了大跳回头看,脸上顿时一副见了鬼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