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出府
    御使诵完圣旨,家主遂双手摊开举过头顶,将红木雕花食盒接过来,阖家叩头应谢。御使刘公公是恭熙帝的身边人,与赵青山相熟,见了面自然少不得寒暄几句拜个年。身后仆从奉上年礼,刘公公客套言谢,这才笑盈盈领着一众宫人离去了。赵氏一家目送马蹄声渐远,复踅身打道回府。

     承远侯将御赐的年菜递给边儿上人,宋管家恭恭敬敬抬双手接过,几经辗转才到了厨房里,装盘点缀送入花厅。

     大户人家的年夜饭讲究多,男女理应分桌而食,不过念及几位爷姐年岁尚小并未婚配,这道规矩也便省了去。家主撩了袍子上主位,孙氏便携着儿女们依次按序入席。明珠莲步轻移缓缓落座,抬眼看,程家那位雪怀表妹果然也在主席,坐在六郎礼续身旁,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明珠父亲无有兄弟,三位姑母也远嫁高河营城等地,所以赵府的除夕远不如许多高门热闹。她眼儿微转,只见白氏姨娘仍旧独自开桌,一个人坐在四君子大屏风的另一头,看上去孤零零的,形单影只。

     过去赵府有两位姨娘,柳氏还能与她搭个伴儿,如今柳氏被赶出府门,白姨娘倒真成了孤家寡人。

     正感怀着,又闻父亲的声音从主位上传来。赵青山的目光掠过屏风望向白氏,似乎心中不忍,忖了忖方才望向身旁的孙氏,神色柔和几分低声道,“夫人,今日是除夕,白氏一人独桌不成样子。”

     家主话只说一半,可孙芸袖何等聪慧,当即颔首,稍思索便望向礼书同久珠,含笑温婉说:“宫里赐的是佛跳墙,三郎久姐,在主席用完御菜,便去陪陪你们白姨吧。今儿个是除夕,可别让她觉得孤单单的。”

     两个孩子听了面色大喜,连带那头的白姨娘也受宠若惊,慌忙起身向主母孙氏道谢。礼书着的是时下文人皆青睐有加的广袖大袍,直起身来揖礼,一个不留神,宽袖险些将华珠面前的玉筷子拂落。

     年关里忌讳多,尤其不能摔东西,明珠唬一跳,险险伸手将玉筷子给接住。几位娘子郎君将这幕收入眼底,暗道不妙,人人皆知承远侯的性子古板,抬眼望,家主两道眉毛拧起来,不由可怜三郎,大过年的也要挨顿数落。

     果然,赵青山面色一沉,劈头盖脸便是一顿责难,“三郎,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这样毛躁鲁莽?你是兄长,底下弟妹诸多,自当为家中表率,这副模样是做给谁看?教弟妹们都以你为楷模么?学问都做到天上去了?”

     礼书的性子同承远侯像足六七分,家主责骂是万万不敢有反驳的,只埋着头闷闷道,“儿子知错了,父亲消消气,别伤了身子。”

     侯爷还待开口,孙芸袖却含笑出来打圆场,从旁替三郎周全道,“三郎只是无心之过,侯爷何至于发这么大的火?东西没摔没碰便不算犯忌讳,侯爷指点一二,足以令三郎长记性了。”

     明珠机灵,见状连忙将面前没动过的老君茶推到礼书跟前,朝他递了个眼色。三郎回过神,复双手托起茶盅向家主奉过去,埋着头恭谨道,“儿子知错,必谨记父亲教诲,父亲喝茶。”

     大过年的,真要为难孩子也不好看相,何况还有个程家的外姓女在,再苛责下去,三郎的面子也不好放。赵青山皱着眉瞥一眼儿子,这才伸手将茶盅接过来抿了一口,青花盖儿捻起来重又落回去,哐当一声轻响。礼书心头舒一口气,家主一个眼神示意,他方战战兢兢坐了回去。

     除夕里闹出这么桩事,众人都有些尴尬。埋头坐着也不说话,只由仆妇们依次将佳肴摆上桌。华珠心大,天塌下来也能置身之外,只是挑了眉看向礼书,视线滴溜溜在他一身行头上流转,戏谑的口吻,“三哥,这下知道韩先生那一套不好使了吧?”

     礼书最是尊师重道,闻言霎时蹙眉,压着嗓门儿正色道:“你这是什么胡话?为学莫重于尊师,师者,人之模范也!先生授业,你不上进也便罢了,还在背后肆意编排,实在过分!”

     一通之乎者也听得华珠脑子胀,她白了礼书一眼不予理会,自顾自地闷头吃杏仁酥。明珠坐在旁边,见两人这时候还斗嘴不由皱眉,轻轻搡了搡华珠的肩,道,“三哥古板冥顽,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和他犟不是自找烦恼么。”

     华珠忿忿不平地说了个“就是看不惯他”,之后菜已经上齐了,只听侯爷掖袖喊动筷,诸人这才开始正是用年夜饭。

     气氛不佳,年饭也称不上是年饭,更像是年关里必经的程序。家中上下都各自吃着,明珠拿公筷替华珠夹了块儿什锦豆腐,目光有意无意地扫了眼她腕上的金手镯子,咦了一声狐疑道,“你这镯子上头怎么有道刮痕哪?”

     程雪怀神情一僵,小脸上霎时白了白。

     华珠闻言,面上做出副惊诧的神情,“是么?”慌忙摘下手镯仔细端详,当即大为懊恼,撅着小嘴嘟囔道,“唉我这心疼的,今儿个才刚拿到手,还没戴热乎呢!”

     两个姑娘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孙氏听得蹙眉,不由问道:“刮痕?怎么会弄上刮痕呢?”边说边伸手去接华珠手里的金镯子,“华姐,给母亲看看。”

     四姑娘依言将手镯递过去,暗暗朝明珠挑了挑眉。明珠心头冷笑,俏丽的脸蛋儿上却一丝不露,眸光不着痕迹地扫了眼程雪怀,眼底掠过一丝寒意。

     孙氏端起金镯细细观摩,将刮痕的形态同位置都收入眼底。她面色稍变,掀起眼帘,目光从程家外甥女的小脸上扫过,边儿上侯爷略蹙眉,微微倾身道,“怎么了?”

     “……不碍事。”孙芸袖含笑摇头,将手里的镯子递还给华珠,意味深长道:“华姐儿,你手里的都是赵府里最好的,往后拿了新东西可得小心着点儿。”

     明珠闷着头夹起一块儿水晶虾仁儿,小嘴呼呼两下,吹凉了才放进粉嫩的唇里。母亲的脑子不笨,这么一来,那程雪怀是个什么货色也该明白个几分了。她嚼着虾仁儿咕咚咽下去,重又舀起一勺佛跳墙小口小口地吃。

     这个时候,她猜那个恶毒的表妹一定后悔死了吧。没见地的乡下丫头,贪便宜都贪到她们头上来了,真是自作自受。来日方长,上一世那个蹄子害她的,她一定会加倍地奉还回去!

     除夕守岁,用完年夜饭,便由主母带着娘子们围坐剪贴花。华珠打定了主意要带妹妹出府,自然想方设法脚底抹油,又是肚子疼又是脑袋疼不肯消停,最后孙氏无奈,只得啐道,“知道你这丫头坐不住,带明姐儿上别处玩儿吧。”

     华珠听了笑盈盈地点头,乖巧道,“母亲放心,我和幺宝一定乖乖的。”说着看一眼明珠,笑眯着眼睛道,“是吧妹妹?”

     “……”明珠扯着脸皮呵呵地干笑,心头发虚得厉害,也不敢吱声,只能任由华珠拉着走。孙氏手持窗花抬眼一瞧,两个纤细娇小的影子跑得飞快,银铃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很快便看不见了。

     兰珠含笑无奈地摇头,“母亲也太纵容这两个丫头了,华珠性子乖张,可千万别教坏了咱们幺宝。也不让人跟着,若是跑出府去怎么办?”

     “幺宝自幼胆子就小,怕生得很,不敢出府的。”久珠揣着手炉轻柔应声,“长姊不必担心。”

     若是明珠听见这番话,必定会摇头感叹,姐姐们对她的了解很不足。胆小怕生倒是不假,可她对侯府外的天地着实向往。听华珠说,除夕夜里市集上热闹非凡,人们看烟花放鞭炮,杂耍艺人也不胜数,喷火的,踩高跷的,丰富得很。

     上一世她短命,十七来岁便香消玉殒,重活一次,自然想把什么稀奇玩意儿都看个尽兴。明珠心头暗暗打定主意,硬着头皮便跟华珠去了。

     承远侯府有两道门儿,后门不及正门堂皇,是供丫鬟仆妇们通行的,把守的家丁小厮也只有两个。明珠华珠藏在檐廊的廊柱后头,探首打望一番,各自拾起两块石头在掌心掂了掂,眼神上一番来往,便卯足了力气将石头朝两个方向扔了出去。

     石头落地,哐哐两声响,在夜色里显得格外突兀。

     两个看门的小厮对望一眼,皆是满头雾水,各自挑灯,一人一方察看去了。两个姑娘大喜,碍于铃铛不敢跑,只能抱着裙摆蹑手蹑脚朝前,拉开大门,小心翼翼迈了出去。

     出了侯府,明珠悬着一颗心才算险险落下来。

     抬眼望,人声鼎沸,四处张灯结彩。虽不是十五,长街上却已经有许多卖花灯的小贩。惶惶灯火如画,将半边黑夜照得通亮。行人往来不绝笑颜如花,一家子有说有笑从她们跟前经过,一个小女娃骑在父亲脖子上,一只小手拿糖葫芦,一只小手拿泥人儿,不知听了什么觉得高兴,咧开嘴咯咯地笑。

     明珠仰起脖子东张西望,满眼好奇,边儿上四姑娘一把拢过她的小肩膀,边走边笑道,“咱们府上哪儿叫过年啊,瞅瞅,这才叫过年。”

     四处都热闹不凡,的确与侯府的循规蹈矩大不相同。明珠一对大眼睛亮晶晶的,心头既雀跃又有些紧张,不安道,“的确不错。可是咱们这样偷偷溜出来,会不会被父亲发现啊?”

     “哎哎,安安心心跟姐姐后面,溜着弯儿看美男就成了,废话真多。”华珠不耐地打断她,掏出个钱袋子抛起来又接住,半眯着眸子道:“我看你就是胆子小,这点儿出息!被发现了怎地,父亲还敢把咱们怎么样?瞧你这胆小如鼠的德行。”

     她最经不得激,闻言大挑其眉,挺了挺胸脯,小手将胸口拍得邦邦响:“什么胆小如鼠!我胆子明明很大!”

     华珠被她逗笑了,掏出铜板儿买了个糖人递给她,复又拉着妹妹往前走,忽若有所思道,“上回你告诉我别肖想七王,我后来琢磨了半天,你这丫头连人家的面儿都没见过,说这话毫无道理嘛。”

     往来行人擦肩而过,明珠正在咬糖人儿的脑袋,闻言动作一顿,凑过去压着声儿道:“你一定要听我的,千万别同那位七王殿下有牵扯,美人在骨不在皮,看人绝对不能看脸!”

     这声音轻轻的,软软的,娇柔中有恫吓的意味,即使在嘈杂的人声中也能教人瞬间分辨出来。

     不远处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稍顿,淡淡瞥一眼,只见糖人铺前立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身旁年纪稍长的女郎朝她附耳,不知说了什么,气得她飞起一脚踹过去,却被对方灵巧躲开了。她踹了个空,娇小的身子一崴,竟然直愣愣跌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