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大宸
    七妹与四姑娘回到赵府已逾戌时,华珠鬼主意多,避开看门小厮不成问题。府内早安排了丫鬟里应外合,一方抛石引人,一方伺机开门,配合得天衣无缝。赵四娘子轻车熟驾,俨然不是头回这么干,明珠在边儿上眼睛都瞪圆了,心中暗暗比了无数个大拇指,直道四姐姐真乃奇女子也。

     月上高枝,空皓的华光洒落满园,在积雪上头打亮一片迷茫的光影,近看是雪,远望成湖。集市的喧哗热闹犹在眼前,明珠只觉耳畔人声依稀,骤然从寻常巷陌回到廊腰缦回中,两个姑娘都有几分不适应。

     罢了,除夕要守岁,总之也不兴眠,索性蹲坐在廊庑下闲谈。

     明珠神思惘惘的,明眸中迷着一团薄雾,脸上愁云密布。华珠凑近过来细打量,忽然一笑,拿肩膀往她身上搡了搡,打趣儿说:“瞧你这模样,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苍蝇了,想什么呢?”

     年关里忌讳提“死”字,七姑娘听得瘪嘴,侧目道,“若是这话被父亲知道,不知又要怎么罚你了。”说着伸出根嫩嫩的指尖戳华珠,正经八百的语气,“姐姐们都大了,兰珠长姐眼看便要出阁,你也差不离,凡事还是谨言慎行一些吧。”

     华珠嗤笑她,“了不得,瞧瞧这老气横秋的样儿,还敢教训姐姐了!我可从没把嫁人当做回事。”说着眸光一闪,蓦地想起了什么来,赶忙追问道,“对了,方才在市集上好好儿的,你怎么忽然闹着拽我回来?还说有煞神,看见谁了?”

     “我看见……”后头的话戛然而止。

     不对,不能告诉华珠她看见了萧衍。明珠抿唇,她如今是十一的年纪,此前从未见过七王,即便打照面也认不出来才对。道理说不通,那怎么办?若是将一切都对四姐姐和盘托出,只怕会被华珠当做疯子吧!

     她惶惶,连忙打了个哈哈随口敷衍,摆着手道:“其实没看见什么,我就是怕回来晚了让父亲阿娘发现嘛,所以、所以就……”

     “所以就什么?”华珠心中气恼,一连朝她甩了好几记白眼,“所以就诓我?还说什么人命关天,你还挺能诌的么!长得一副老实巴交样儿,满肚子坏水儿!”

     她理亏,被说道了也不敢反驳,只能埋着头一个劲儿地同华珠赔不是。两只小手对揖起来长拜下去,小脑袋垂得低低的,挤着嗓子义正言辞道:“姐姐息怒,这事横竖是我不对,还望姐姐念在我年幼无知,且饶了这一回吧。”

     说“年幼无知”这四个字时,明珠暗暗吐了吐舌头。虽然皮仍旧是十一的皮,可里头的芯儿囫囵变了,她一个十七八的大姑娘说这话,确实有那么些倚小卖小的意思。

     不过赵七娘子打小受宠,合府都拿她当心肝肉似的宝贝,华珠也不例外。她喜欢这个妹妹,也没想过真要与她置气,见状皱着眉一拂手,豁然大度的姿态,“罢了罢了,与你个小丫头见识,我吃饱了撑的!”

     正说着,背后传来一道含笑七分的声音,拖着嗓子慢慢悠悠道:“谁吃饱了撑的?”

     明珠诧异地回眸,只见一位俊美威仪的少年郎。二兄赵礼鑫迈着阔步昂然而来,除夕这等吉日,男儿的打扮也务必周正,鑫二爷着绛朱色素纹箭袖,腰间坠宫绦,步履行径间英姿勃勃。

     大越文武兼重,文人骚客之流都兴着褒衣博带,赵家三郎便是其中一个。然而二郎却不同,这位二兄自幼筋骨佳,儿时曾请高僧算过八字,被批为将才,他好习武,拳脚身手在世族同辈里算是佼佼。

     习武的男儿言行爽朗,不拘小节,不似礼书那般循规蹈矩,自然对妹妹们的管束也少。是以明珠华珠都喜欢他,小时候时常一同嬉闹,后来年纪渐长懂了男女有别,可感情还是不减的。

     见二兄来,明珠面上绽开一朵大大的笑颜,甜着嗓子招招手,喊了声鑫哥哥。

     赵礼鑫上前,垂了眸子居高临下看过去,只见赵氏两位如花似玉的娘子蹲坐在廊庑上,他挑眉,撩了袍子在明珠身旁坐下来,道,“你二人倒是悠哉,不与母亲她们去剪窗花,却躲到这儿来谈天说地。”

     华珠侧目看他一眼,眉微皱,“二哥凭什么这样说,咱们就得陪母亲剪窗花,你就能四处瞎晃悠?”

     二郎半握了拳头干咳两声,“这哪里一样?我堂堂七尺男儿,剪什么窗花呢!”他说着笑起来,仰头望月啧啧感叹道,“今次之战,七王大捷返京,克复失城,威拭梁寇,实振我大越雄风!将来有朝一日,我定要像七王一般,顶天立地,征战四方。”

     明珠小手托腮,侧目,面色说不出的古怪,试探道:“听二哥这话,你心中对七王殿下极是崇敬?”

     “当然了!”礼鑫答得不假思索,箭袖一甩哗啦生风,豪气万丈道:“殿下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便北上御敌,如今不及弱冠便已立下赫赫战功,何等豪杰!”

     女孩儿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很重,边儿上赵四姑娘听得兴致勃勃,凑上去接口:“果真么?京中盛传,七王殿下貌若仙人,艳名远播,此话究竟是真是假?”

     七王少年拜将,大败梁敌,在世族子弟中简直成了一段传奇。赵家二爷年方十五,正是血气方刚胸怀豪情的年纪,自然将七王奉作目标楷模。

     高门男儿的消息一贯比娘子们灵通,二郎知道得多,也乐意同妹妹们分享,复道,“假不了,‘玉人’岂是浪得虚名?姿仪容貌俱无可挑剔——”说着,礼鑫眼珠子骨碌一转扫向华珠,上下打量一番道,“你问这么多,莫非有什么心思?”

     华珠来不及开口,边儿明珠就忍不住了。她秀眉大皱,两只小手撑腰道:“‘玉人’二字,不过是形容他喜怒不形于表罢了。行军之人自当磊磊落落,七王城府极深,哪儿有鑫哥哥说的那么好!”

     二郎一边眉毛挑起老高,“小小年纪的丫头片子,懂得什么!当七王殿下是等闲人物,竟敢在背后胡言乱语坏人清誉,给我住口!”

     “我……”明珠支吾了半天没挤出半个字,毕竟是兄长,出言顶撞已是不该,受了苛责再驳斥,那就更目无尊长了。她瘪着嘴咬咬唇,最后怅然叹息,两只小手对握胸前,一揖,垂首不甚情愿地挤出几个字,“二兄息怒,我再也不敢了。”

     将来七王会御极,那是一个有手段有谋略又心狠手辣的人,追随之恐惹火上身,以赵氏的显赫,对他退避三舍又不大可能,那么就只能来往但不得罪。如此想来,二兄敬重他也没什么坏处,怕只怕这个实心眼子没有防人之心,将来遭人利用。

     正惴惴不安,华珠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含笑轻轻拍了拍明珠的手背,小声嘀咕道,“人家现在是七王的脑残粉,你和他撕什么啊?且由他去吧。”

     二郎眉毛越挑越高,右手比划到耳朵旁边,道:“你们俩说什么?大点儿声!”

     一个念头窜进脑子里,明珠抿唇一笑,“没什么,我们说二兄……”她逐渐朝礼鑫凑近上去,蓦地捧起雪渣子劈头盖脸给他扔了过去,紧接着旋身拔腿就跑,“是傻子!”

     “好啊……两个小丫头片子!”礼鑫毫无防备吃了满口雪沫儿,气急败坏追上去,“别跑!给我站住!”

     *********

     正月里来走亲串户不休,明珠是嫡女,自然时时都被侯爷与孙夫人偕同身旁。今儿个靖国公府,明儿个长公主府,太平日子总是飞快地过,眨眼间便到了初十,启华皇后的寿辰也如期而至。

     当今天下,帝后锦瑟和鸣,皇后的尊荣被彰显到了极致。启华皇后名为盛渡茗,是大名鼎鼎的汉中盛家之女,娘家不容小觑,加之皇后得圣心,这场寿宴自然也办得极为奢华浩大。

     赵氏是当朝第一世家,受邀赴宴理所应当。早早的,明珠便被孙氏亲自从被窝里提溜了出来,衣裳拿最体面的,簪珥也拿宫中御赐的贡品。七姑娘睁着大眼睛往西洋镜里打量,里头的小姑娘明眸皓齿,纤白美丽,无论哪一处都格外娇俏动人。

     她心头暗暗瘪嘴。今日的寿诞其实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皇后有意在世族中为太子挑选正妃,兰珠才是他们赵氏的正角儿。不过也足见父亲母亲对此事的重视了,她一个陪衬都这样精细。

     走出棠梨苑时天已大明,积雪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孙夫人牵着明珠的手出了兽头大门,打眼望,只见侯爷同兄姊们已经在等了。她乌黑的眸子在长姊身上细细端详,兰珠着碧色织暗花竹叶锦裳,周身隆重。

     赵氏大娘子生得美,模样周正姿容端庄,再繁复的装束也不显得累赘,反而愈显出几分世家贵女的雍容来。

     如此美人,也难怪太子要对兰珠一见倾心了。

     明珠面色稍暗,心中悄然打定主意,接着便听二兄在前头招呼,她应声,莲步轻移上了华舆。驱车的马夫拎了鞭子往马股上甩下去,哒哒马蹄扬起细微尘埃。

     宫城前有金吾卫按例检视,随后长揖见礼,由内监引着赵氏一行往宫内走。明珠同华珠挽手走在最后头,抬眼望,侯爷夫人正低声朝兰珠交代着什么,她间或点头应是,大多时的神情却是麻木迷茫的。

     华珠在后头皱眉,压着嗓子道,“看来今日父亲母亲是有备而来。”说着瘪嘴,表情鄙夷,“他们择婿,都全然不顾兰珠的感受么?若是兰珠不喜欢怎么办?”

     明珠但笑不语,眼底染着淡淡凄然。

     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世家女的命途不就是如此么,随时都要做好为家族牺牲的准备,小我与大我之间,必然要作出取舍的。

     入得大宸宫,方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盛世。

     庞庞皇皇的宫城,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五步见一楼,十步见一阁,活水引入宫墙,建起一方偌大池泽,长桥卧波,复道行空,极尽华美骄奢之能事。

     明珠悄然侧目观望着,隐绰间瞧见前方宫道上过来一行人。前头的那人身量极高,着亲王服冠,冕旒上的九串五彩珠玉垂落,遮了眼睛,只能看见一张线条起菱的薄唇。

     挺拔如松,冷肃疏离。

     ……天呐,竟然是他!

     她先一怔,待看清那人的面貌后脸色大变,下意识将脑袋深深埋下去。帕子一抖举起来,遮住脸,只露出一副尖尖的小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