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把皇帝的脑袋砍下来挂在菜市口
    深夜,凤妖妖夜探皇宫,她身着黑色夜行衣,在皇家金瓦上健步如飞,下面的侍卫巡逻十分严密,她蹲在屋顶上静静的观察,发现侍卫来回走动的间隔差不多是一分钟,足够了!

     又一排侍卫过去,妖妖从屋顶上一跃而下,快速的穿过长长的走廊躲到假山后面,她从怀里掏出地图再次看了一眼,迅速确定了目的地。

     那应该就是狗皇帝的御书房!

     门口站着两个手持佩剑的皇宫侍卫,对她而言简直是小菜一碟,妖妖优美的唇角微微一勾,一颗石子打开远处的回廊上,发出刺耳的响声,两个侍卫同时发出警告的声音:“谁!”。

     然后小跑着寻了过去,妖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身形一动,已经站到了两个侍卫的后面。

     “别找了,在这呢。”。

     身后响起罗刹般冷冽的语气,两人惊恐的回头,但还没看清她的长相,脖子和脑袋就分了家。

     她冷凝着脸擦了擦手,转身闪进那看起来金碧辉煌的御书房。

     “谁!”。

     妖妖最讨厌听见公鸭似得太监说话,一伸手一缩手,那老太监就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龙椅上,坐着一位看起来还算清秀的美男子,但跟妖王那妖孽比起来,就显得太淡啦。

     妖妖轻轻蹙眉,因为他发现那男的看见自己半点也不意外,似是意料之中的样子。

     眉宇之间,竟还有淡淡的笑意。

     “凤妖妖?朕可算等来你了。”。

     他落落大方的站起身子朝凤妖妖走过来,在离她一步的距离处脖子上赫然被一个冰凉的小匕首顶住。

     他一怔,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妖妖更不耐了,板着脸警告:“狗皇帝,你信不信我立刻要了你的命!”。

     他深信不疑的点头,说:“朕当然信,一个连自己亲生父亲都毫不留情的人,还有什么是不敢的,”他紧紧的盯着黑袍裹身的妖妖,继续说:“可是,朕就喜欢你这样冰冷无情之人!”。

     妖妖的匕首已经进了他的脖子几分,她甚至能看出血丝来,弯唇:“是吗?可是我却半点都不喜欢在全国通缉我的贼人!凰天昊,很不幸,你撞我枪口上了。”。

     她暗黑色的眸子中,露出冷傲的锋芒,凰天昊微微仲怔,他似乎低估了这个女人的有仇必报的理念。

     凤妖妖这个人,一向喜欢从敌人的脑袋下手,心脏不稳定,有些人的心脏就长的跟别人不一样,比如:她!

     曾经她也喜欢从敌人的胸口下手,但你要是失过一次手还差点搭上自己性命的过后,还会犯同样的错误吗?

     而且,反正皇帝也喜欢砍头,不如,把皇帝的脑袋砍下来挂在菜市口怎么样!

     这般想着,凤妖妖的眼更加锐利了些,宛如铜铃,让人看一眼都胆寒。

     皇帝看出了凤妖妖必杀的决心,立刻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脸,一本正经的说:“凤姑娘,朕对你没什么敌意,相反,朕还想重用你,如不出此下策,你又怎么会来见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