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草包逆天(1)
    凤成聂和他那染上痢疾的得意儿子凤少楠乃骁勇虎将,为南冥征战沙场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尤其是凤少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战场上可谓是百战百胜,其名有让敌人闻风散胆的威力。

     圣上为其府邸赐名‘天佑府’,路过天佑府,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其府中之人享受着无上的尊荣。

     凤妖妖立于天佑府前,无视门口守卫见鬼似的模样,直勾勾的盯着上方挂着的那柄牌子。

     “天佑府?我倒要看看,老天爷到底保不保佑你们!”。

     她将森林的目光扫向门口正处于惊愕之中的门卫,那门卫瞬间石化。

     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脸上换上了满满的怒气,这个傻子,竟敢如此盯着他们看!

     他们几乎忘了她被绑去祭祀坛的事情,更忘了此时她应该已经被丢下油锅,更加不知道他们心里这个傻子在祭祀坛一口气杀了几百个人,威慑了他们心中几乎等同于神一般的大将军。

     被傻子这般带着轻蔑眼神的看着,任谁也会不舒服。

     于是,他们拖着佩剑朝凤妖妖而来,模样颇为凶神恶煞。

     若是以前的凤妖妖,必定会吓的瘫软在地上嚎啕大哭,然后尿失禁,这样的事情以前可发生过不少。

     凤妖妖脑子里极快的闪现出被这两个守卫欺负的事情,傻子凤妖妖喜欢出府,这两守卫百般刁难不说,还动手打她,更甚者,他们见凤妖妖绝色倾城,企图奸,污!虽然未遂,但,罪不可赦!

     凤妖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她一脚踹开一个侍卫,踢起那人的佩剑,轻而易举的削掉了另一个的脑袋,然后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上,高傲的,森冷的,逼视着他。

     那人就像被定了死刑一般不敢动弹,脑子中只有一个问号,这真的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傻子,草包,软蛋么?

     “你你”。

     “你就该下地狱!”。她冷冷的扫视着他,轻飘飘的吐出这一句让他想要直接昏死过去的话来。

     不是他没用,实在是此时的凤妖妖太骇人,肃杀之气太强。

     他们轻敌,而且轻的不是一般。

     她提剑,剑尖由额头滑下来,停留在他的命根子上,她妖娆一笑,忽然转冷,只听那人惨叫一声,两条大腿并拢,痛苦的在地上翻来又覆去。

     “太吵了。”

     凤妖妖柳眉一提,耳朵骤然清静下来,同一时,闻声从天佑府出来了一大帮人,个个见鬼的看着黑发翻飞,浑身散发赶尽杀绝之气的凤妖妖。

     为首的是一个身着紫色绫罗衣裙的美貌妇人,她张大了嘴巴看着凤妖妖和已然倒地身亡的两个侍卫,面色讶异又铁青。

     “这个白痴,不是送去了祭祀坛吗?”。

     那女人扬着眉头,眼里闪着嘲讽与不屑,看见凤妖妖一身凌厉的站在门口,不免有有些诧异。

     后面出来一个面带讥讽的年轻女人,那是凤成聂的大女儿,名唤凤婉儿,性子嚣张跋扈,娇纵难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