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草包逆天(3)
    “你胡说!”。凤婉儿激动的往前走了一大步,又在凤妖妖慑人的眸子下退了下去,然后自认为站在安全距离下怒道:“你这个草包,也敢口出狂言,难不成这两个人也是你杀得不成?”。

     纵然尸体摆在眼前,天佑府的人一个也不相信草包凤妖妖敢杀人,更别说是杀了武艺上乘的凤成聂了。

     废话真多!

     凤妖妖好看的凤眼一眯,彻底甩开了手中的鞭子,手插腰肢嚣张跋扈的凤婉儿冷不防挨了一鞭子,失声惊叫:“本姑娘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草包,软蛋,所以,别妄想着还要欺负我,以前的账,我会一笔一笔算清楚的!”。

     耳畔是呼呼甩鞭子的声音和后面奴才们惊恐的叫声,凤妖妖脸色冷暗,语气更是冰冻万里。

     林瑶的脸色气的白了又黑,平日里凤婉儿武艺尚好,此刻却逃脱不了凤妖妖的长鞭,每一鞭子下去,都用足了力道。

     “凤妖妖,你这个畜生!难道还想弑姐不成!”。

     刚刚她已经体验到挨鞭子的滋味了,看见她挥着鞭子朝凤婉儿而去,心下便是一紧,刚说完话,下一秒,鞭子便落到了她的身上,肌肤火辣辣的疼痛,再看她的女儿,早已昏死过去。

     “为老不尊,教女无方,林瑶,别让我查出母亲大人真正的死因,否则,我要你生!不!如!死!”。

     “二小姐饶命,二小姐千万手下留情啊!”。

     从震惊当中惊醒的奴才们,也不管眼前的凤妖妖为什么一下变得这般气势凌人了,纷纷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她在打下去,夫人和大小姐都会死掉的。

     凤妖妖狠狠的抽了她几鞭子,暂时发泄了一下内心强烈的不满,她现在身子还很弱,如若此时真的杀了天佑府一派,势必会与当今朝廷对立,她还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不会轻易动手。

     “你们给我听好,咱们大家来!日!方!长!”。

     她孤傲的伫立着,冷酷的话语字字句句都透露着无往的嚣张和霸气。

     无论在那一个世界,高手,就是应该狂妄。

     她一脚踢开面前的林瑶,目空一切的走向自己那个荒僻的小院子。

     杂草丛生,屋裂瓦破,将军府家的二小姐,果真被人欺负的不成样子。

     屋里的摆设更是一眼就能扫完,一张破破烂烂的木床,一张缺脚少腿的桌子,还有一个烂的只剩下一半的小凳子,角落处搁置着一个木箱子,上面落满了灰尘。

     凤妖妖踱步走了过去,她打开箱子,发现里面除了一套火红的嫁衣外别无其他,意外的是,这身嫁衣相当豪华,无论是做工,质地还是绣工,都相当精妙。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这是她母亲的嫁衣,凤妖妖的母亲出身大户人家,家中世代为商,是当时南冥王朝中赫赫有名的首富,凤成聂因财娶她母亲,不料几年之后家道中落,凤妖妖的母亲无法支持凤成聂大笔财富而备受冷落。